G小说 > > 美国8大名案第17章

美国8大名案第17章

几天后,丁·奥赫向法院提起诉讼,指控娴泰骚扰罪。娴泰被迫停止要求赔偿,以换取丁撤诉。娴泰很快就知道了肯把现金转移到了海外,她也知道早ຉ在1961年肯就立下遗嘱๥,将毕生财富尽数留给琳达和安德鲁,这也是肯与夏绿蒂离婚协议中的一部分。在肯与娴泰相处的20多年里,他从未打算过更改遗嘱,但为了满足娴ຒ泰购置多处住宅的要求,以及支付接二连三的官司,肯不得不一座接一座地卖掉他的汽车旅馆。即使如此,肯此时的身价也๣仍在1000่万美元以上。肯还在加利福尼亚许多不错的地段拥有一些地皮,其中ณ最值钱的要数位于桑塔芭芭拉的“桑塔马利ำ亚产业”。1959年,肯与他的生意搭档乔恩·缪勒合伙买下了这片原名“韦特庄园”的地皮。10่年后,肯从乔恩手中买断“韦特庄园”,并更名为“桑塔马利亚产业”。这块地处桑塔芭芭拉富豪区的黄金地段可规划ฐ建造170余座私人豪宅,在未开时也价值300่万美元以上,为不少展商看好,也成了娴泰试图掠取的目标。离开拉斯维加斯ั后,娴泰和肯父子搬到เ了桑塔芭芭拉。娴泰对人说,她此次搬迁有两个目的,一是要让肯尼进入她曾经就读的加利福尼亚大学桑塔芭芭拉分校,二是要处理一些房地产方面的事宜。肯尼进大学时父母为他买຀了一辆崭新的四轮驱动吉普。不像其他有具体目标,或为将来生计打算的学生一进大学便选定专业那样,富家子弟肯尼·凯梅斯只是随心所欲地挑了几门课,包括他所喜欢的电脑แ。不过与他同住在学生宿舍的其他年轻人觉得他学习认真,人也还算老实,没有太多的纨绔习性。1994年3月日຅中午时分,娴泰让肯和大儿子肯特·沃尔克等在车里,自己走进一家威尔士马车银行。待她办完事出来,77岁的肯·凯梅斯ั已停止了呼吸。娴泰母子马上叫来救护车把肯送进医院,但医生宣布肯已经死亡。事后娴泰曾扬言要状告救护车公司未及时赶到เ而耽误了抢救。肯·凯梅斯ั的一生令人叹息。有人说,如果当初他对结妻子夏绿蒂不是那么苛刻,也许他的后半生会过得好些。肯曾经是二战老兵,更是靠自己奋斗白手起家的百万富翁。但自从和娴ຒ泰厮混在一起之后,不仅他辛辛苦苦挣来的钱,还有在那场耗时两年的离婚官司中锱铢必较地从夏绿蒂手里夺过来的家产,被娴泰挥霍掉了许多,而且还背上了犯罪的黑锅。虽不说身败名裂,也毁了前๩半生的英名。肯·凯梅斯ั去世以后,娴ຒ泰的阴影仍然驱之不散,继续笼罩着他。老肯的过世意味着遗嘱生效,对娴泰和肯尼母子俩而言,则意味着与凯梅斯家族的财产绝缘。于是,娴泰便利ำ用肯的死亡证书大做文章。她谎称肯曾上过4年大学,把肯的父亲的名字查尔斯写成卡瑟,把肯的母亲的名字neoma拼成naomi。在死者的生前地址一栏,她填写上拉斯维加斯的一只邮政信箱。更离奇的是,她把洛杉矶一位与肯·凯梅斯ั同名同姓、但仍然健在的大活人的社会安全号码——相当于中国的居民身份证号码——填写到肯的死亡证书上。这一招瞒天过海果然有效。在相当长的一段时间里,肯的家人、亲朋好友、甚至律师都不知道肯已经不在人世。如果有人打电话或见面时问起,娴泰早就编好了一大堆理由,“他住在巴哈马群”,“他去日຅本跑工程了”,实在搪塞不过就来一句“他病得很重,医生不让打扰”。娴ຒ泰亟需这段时间在肯的财产上做手脚。她甚至感到เ人手不够,于是再次让肯尼退学。她也很需要肯尼的电脑技能。娴泰把自己้用差不多毕生的时间学来的诈骗术毫无保留地传授给儿子。她教他如何伪造房地产文件,如何应付和欺骗保险公司,如何用不属于自己的产业骗取银行贷款,再把债务转移到第三者头上,如何模仿冒充他人,等等,等等。娴泰还物色了一位拉斯维加斯ั的朋友娜萘蒂·维柯斯基,出钱让她考取了公证人的执照,并帮她开设了公证业务,每月还付给她2๐50美元。从此,娜萘蒂成了娴泰的私人公证员,为娴泰伪造的许多文件盖了公证图章。娴泰和肯尼先在老肯的业务档案中寻找有关银行账户的资料,一旦有了账号,他们就可以在提款单上伪造肯的签名提取现金,或通过电子转账把大笔的款项转移到เ别ี的户头。他们小心翼翼地避免将这些资金直接转到自己้的名下,否则一旦ຆ凯梅斯的合法继承人琳达和安德鲁得知父亲已经过世,清查遗产时很容易现这些纰漏。为了洗钱,娴ຒ泰和肯尼专程到南美几个ฐ国家,用假名秘密设立了若干银行账户。就这样神๰不知鬼不觉地干了将近两ä年,1996๔年年初,位于巴哈马群都拿骚市的海ร湾联合银行觉察到了肯·凯梅斯ั在该行的三个账户的这种异常资金往来。其母公司、位于科曼的第一科曼银行,遂派主管审计的副总裁、阿拉伯裔的海ร外银行法专家赛德·彼拉尔·阿穆德前往调查。为ฦ了笼络收买赛德,娴泰母子注册成立了一家名为“加勒比互联网业务”的公司,让赛德以“最惠贸易合作者”的身份加盟。1้996๔年9月4日,赛德再次飞赴拿骚与娴泰二人会晤。他下榻的芮迪森宾馆离娴泰和肯尼的住处不到เ200码,约合180่多米。事前他曾告诉过海ร湾联合银行的两位同事,当晚要与娴泰母子在附近的安佐西雅牛排海鲜馆共进晚餐。根据芮迪森宾馆电å子钥匙卡使用记录的情况,赛德的507号房间在9月4日傍晚6点33๑分开过一次门,第二天早ຉ晨7点34๒分又开过一次门。上午8点47分,保洁工进屋打扫时现有些异常。宾馆保安在10点4๒2分打开房门查看,赛德的行李一件不剩,整个房间就跟没人住过似的,而电脑记录显示ิ赛德根本就没有退房。 &ุnbຘsp &nbsp

在接下来的双方总结性言中,公诉人托马斯·波普敦促陪审团判ศ处被告人苏珊·史密斯死刑é。他说构成这出悲剧的每一步实际上都是苏珊自己的决定——“苏珊·史密斯决定开车去约翰·d·隆湖。”“她决定让迈可和亚历克思从斜坡滑进湖水里。”“最可恨的是,为ฦ了掩盖她的罪行,她决定撒谎。”托马斯指出,苏珊·史密斯现在所表现出的痛悔和自责无非和她那九天的谎言一样,只是为了蒙骗公众,因为她本身就是一个自私自利,又善于精心部署策划,为ฦ了情人而不惜毁掉两个孩子的冷血凶手。被告辩护律师达韦德·布卢克手捧一本《圣经》开始了他最后的言。他追述了苏珊·史密斯ั不幸的家族史和她本人坎坷的生活经历,他承认是苏珊自己的决定导致了这场悲剧ຕ,他相信陪审团的决定应该比苏珊的明智,那就是判处被告人苏珊·史密斯无期徒刑。达韦德·布卢克打开手里的《圣经》,翻到《约翰福音》中的某一页,那个ฐ故事讲的是一位通奸的妇人被抓住后,按照当时当地的俗规,她将被众人用石头活活砸死。耶稣基督赶来了,他对众人说——达韦德·布卢克在法庭上高声念道——“你们中如果有谁觉得自己没有罪,就请他先砸下第一块石头吧。”众人闻言纷纷放下手中的石头,相继离去。因为每个ฐ人的身上都有不同程度的罪孽。达韦德·布卢克最后说,苏珊·史密斯亲手杀死了自己้的孩子,仅此一点,她只要在这世上活一天,她就一天不得安宁。陪审团离庭审议之前,威廉·霍尔法官问被告人有没有什么เ话要讲,苏珊·史密斯痴痴地摇摇头。陪审团又用了两个半小时,于199๗5年7月27๕日,星期四,下午4点38分,向法庭送回了他们的决定。正如被告方所希望的,陪审团判处苏珊·史密斯无期徒刑。根据南卡罗来纳州ะ的法律,被判ศ无期徒刑的犯人在监禁期满30年后即有权申请假释,届时将是20่25年,苏珊·史密斯已年满53岁。陪审团成员们后来对记者表示ิ,他们在为苏珊·史密斯ั量刑时,除了被告方律师๲陈述的种种理由外,还考虑了豪德·韦尔士警官所说的,苏珊自己的坦白交代,有助于警方的破案。在接受记者采访时,戴维·史密斯直言道,他尊重陪审团的决定,但并不同意。他认为苏珊·史密斯ั应该被处以极刑。戴维说,30年以后,他将出席苏珊·史密斯ั的每一次假释听证会,他将尽自己所能阻止这个女人活着走出监狱。琳达·卢索曾对不少人说起,苏珊生性懦弱温顺,她担心女儿熬不过那人间地狱般的牢狱生涯๹。苏珊·史密斯双命案过去了三年后,大约是19๗98年,笔者有一次在级市场无意间瞥见一张小报,头版是一幅苏珊被打得鼻青脸肿的照ั片。和照片一起配的消息说,苏珊在狱中ณ经常挨揍,因为她无຀端栽赃黑人,更因为她亵渎了人类最神圣最无私的情感——母爱。&nbsp  &ุnbsp

被亵渎的母爱13

被亵渎的母爱2

詹姆斯·布๧莱克点点头。这与本案有关联吗?伊芮·安鲁斯继续道:“所以,你们大家都是自愿到雪松湖帮忙搜寻你们的朋友?”“对。”“你知道这位女士被控何罪?”伊芮指指贝蒂。“知道,先生。”“当时你并没有怀疑她是在装傻吧?”“没有。”布莱克队长又补充一句,“当时没有。”接下来是消防总队的牧师丹尼·玻里斯,他在回答公诉方แ的问题时也表示了和詹姆斯ั·布莱克同样的看法:贝蒂在丈夫失踪后从未表现出任何的悲哀。公诉人比尔·班迪走到陪审席旁,他要玻里斯ั牧师面向陪审团回答他的下一个问题。“她有没有问到保险?”“有,我告诉她我得回去查一查。”“所以,你第三天还要再去她家。你查的结果如何?”“至少11万美元的保险和每月8๖00美元左ุ右的退休金。”“受益人是……”“贝蒂·彼茨。”伊芮·安鲁斯交叉提问:“所以,你去那里是为ฦ了谈保险。你知不知道,贝蒂·彼茨从未领取过任何保险金。”“知道。”“你知不知道,贝蒂·彼茨被起诉的罪名是‘谋财杀人’,这就意味着,她曾经领取过保险金?”“不,先生,我不知道。”比尔·班迪猛地站起来,差点儿带翻了椅子。他大声抗议道:“这是对法律的肆意曲解,法官大人!”杰克·荷兰法官平静地说:“我相信陪审员们会记得起诉书上是怎么说的。”伊芮·安鲁斯继续向玻里斯ั牧师提问:“你第一次去的时候,贝蒂有没有向你提到เ保险金的事?”“没有。”丹尼·玻里斯ั在前面曾讲过,星期天早晨他第一次去贝蒂家时,贝蒂正与几位朋友饮茶聊天。玻里斯牧师稍事停留即告辞离去。开庭第一天的最后一名证人是贝蒂的大儿子罗宾·布兰逊,他在证人席上自始至终没敢朝母亲张望一眼。公诉人比尔·班迪耐心地引导着他,一点一点地向法庭陈述了那个被罗宾称为“我一生中最可怕的一夜”及次日早晨所生的一切。现在,伊芮·安鲁斯起身作交叉取证。他踱到证人席前,用审视罪犯般的目光紧盯着罗宾。“你可曾向别人谈起过这个所谓的枪杀事件?”“我告诉过我的前๩妻。这件事搞得我心神不定,我想我应该告诉她。”“你心神不定,”伊芮又朝罗宾逼近一步,“你心神不定是因为,你才是真正的凶手,你才是向季米·彼茨开枪的人!”语惊四座。罗宾如挨了当头一棒,半晌才迸出一声喊:“不是——!”“你的母亲和继父度假去了,而你一直与季米不和。”“不对,先生,我们相处得很好。”“你难道没有未经允许私自驾驶他的汽艇吗?”“有的,先生。”罗宾的声音低下去了。“他难道没有为ฦ此事而气急败坏吗?”“有的,先生。不过我们并没有争吵。”“但是他非常生气,对吗?你还撞坏了一辆摩托车。”“是的,先生。”“好,现在请你再次把我们带回到19๗83年8๖月5日那个夜晚。你说你的母亲告诉你,她准备杀了季米。当时你们在什么地方?”“厨房。”“你母亲说她要杀了季米,而你们刚好在厨房。你说什么呢?‘给我弄点吃的’?”“不是,先生。”“但你一直等到今天,过去了差不多两年,才良心现?”这也是伊芮·安鲁๥斯的拿手好戏。突然转换话题,抛出一个和上下文全无຀关系的提问,让证人猝不及防。“我想是吧。”“警方相信了你的说辞。他们给你许下了什么样的诺言,让你到这里来讲你的故事?”“没有许诺。”“你在这里指控你的母亲,以求能使自己้逍遥法外。”“不是的,先生。”“你根本不在乎她将为此而遭什么样的罪。你根本不在乎她将为ฦ此而被送上断头台。”“不是的,先生。”“你知道你的母亲从未杀过人,你知道你自己才是本案的真凶,你知道你的母亲正在代你受过。而你呢,竟然跑到这里来说,她已经48岁了,让她去死吧。”伊芮一边说一边朝罗宾步步逼近,此刻,他已经近得快碰到罗宾的鼻子尖了。比尔·班迪再次起身抗议,说伊芮靠得太近,有骚扰证人之ใ嫌。“得,我也累了,正想坐下。”伊芮就坡下驴。他回到座位上继续说,“你还记得吗,罗宾,你打电话到监狱,你母亲问你,是不是已经把一切都告诉了警方แ?”“记得。”“但是你并没有把一切都告诉警方แ。你没有告诉他们是你杀了季米。”“我没这么说是因为我根本就没杀季米。”罗宾的声音充满委屈。“你没有杀他?你甚至没有和他争吵?你对检察长说,”伊芮·安鲁斯用手指朝比尔·班迪的方向晃了晃,“是你的母亲杀了季米,他们于是不再追究,放你一马。而你呢,也可以自由自在,照常过你的日຅子。这就是他们许下的诺言?”   &ุnbsp

三个星期后比利出院了,但漫长的康复过程还在等着他——他得重新า学会走路。贝蒂又回到了比利身边,每天耐心地陪着他在附近的街上学步,其情其景感动了不少邻居和路人。贝蒂的“故意伤害案”开庭之前,比利拄着双拐赶到法院撤诉,还替她缴付了总共1้50美元的罚金和手续费,贝蒂也趁机向警方索回了她作为凶器的手枪。一个月后,贝蒂和比利复婚。有人说,贝蒂以复婚换取了比利ำ的撤诉。不管这种讲法是否准确,贝蒂和比利的第二次婚姻只持续了一个月。之后,为了彻底断ษ绝比利的念想,贝蒂带着与前夫生的小儿子波比离开得克萨斯,搬到了阿肯色州的小石城。此时的比利已经是一位残疾人。五年后,比利·约克·朗恩死于枪伤综合后遗症,年仅47岁。贝蒂当上了小石城一家“7-11้”店的收银员,又很快在酒吧邂逅了汽车部件推销员荣尼·斯诺科。两人同居四年后,在小石城土生土长的荣尼随贝蒂一起搬回达拉斯ั,因为贝蒂说她一直十分想念留在得克萨斯的孩子们。1978年2๐月,贝蒂和荣尼在达拉斯结婚。不少人猜测,贝蒂是在得知比利·朗恩已๐经去世,并确信不会再有任何麻烦后才迁回得克萨斯的。贝蒂还在继续吃减肥药,尽管她已经很瘦了。她的性格变得越来越古怪,多疑、多变,常常可以在顷刻๑之间判若两人,说翻脸就翻脸。一分钟以前还轻言细语温柔多情,一分钟以后就眼露凶光杀气逼人。贝蒂一直疑心比她小三岁、又因为推销员的工作性质而衣着整洁举ะ止得体的荣尼在勾引她的女儿们。有一天晚上,她因看见荣尼和她的一个女儿在厨房独处而大雷霆。一场撕裂情感的恶斗使荣尼痛下决心与贝蒂分手。荣尼准备启程回阿肯色的那天早晨,他正在往自己้的车后厢里装行李,忽然听得一声嘶鸣,但见贝蒂开着车猛踩油门,全朝他直撞过来。已经来不及逃跑了,荣尼紧贴车身,贝蒂的车与他擦身而过……等荣尼·斯诺科终于开着车上路时,他庆幸自己能够活着离开达拉斯。荣尼当时并不知道,贝蒂曾开枪打伤过她的第二位丈夫。197๕9年8月,离婚后独居的贝蒂突奇想,要去当脱衣舞女郎。她找到“查理的天使”夜总会的经理,经理让她在8๖月23日,星期二晚上前๩去试台。那天晚上客人很多。老主顾们都知道,试台是最可乐的。那些初次登台的姑娘们总会犯各种各样意想不到的小错误,令人捧腹不已。贝蒂早早ຉ地到了,她得好好地准备。虽然瞒去了10岁的年龄,但一脸的沧桑摆在那ว里。她必须拿出过来人的派头,不懂也得装懂。所以当领班小姐向她解释套在rutou上的金属饰物的用法时,贝蒂说她知道该怎么做。后来证明,其实她并不知道。轮到贝蒂上场了。一开始她做得不错。当情绪高涨的观众大叫“摘掉!摘掉!”时,贝蒂反手到背后试图解开xiongzhao,但不知为什么挂钩被绞住了。贝蒂不愿让人看出破绽,仍然很专业地随着音乐扭动腰身。等她终于摘掉了xiongzhao,观众中爆出一阵哄然大笑。贝蒂一低头才现,rutou上的银色金属饰片也掉了一只。贝蒂的脑แ子飞快地转动着,她以一个ฐ优美的姿势捡起金属饰片,一面把它在空中优美地舞动,一面扭到麦克风前。贝蒂用一种深沉性感的声音说:“请问在座的有没有哪位尊敬的男士愿意替我把它戴上去?”马上有四五个人一跃而起。最先冲上台的一名醉汉从贝蒂手中ณ接过金属饰片,另一只手托起贝蒂的乳房,醉眼蒙地正要往上套。舞厅里一片尖叫。突然,一位穿黑西服的人一把将醉汉推开,朝贝蒂亮出一枚警徽:“达拉斯警署。”贝蒂大惊失色。她在观众中看到过这位黑西服,他刚才不也和大家一起喝彩起哄吗?贝蒂和那个ฐ名叫亚奇·飞利普斯的酒鬼被警方แ以“公开阴荡罪”拘捕,起诉书上指控他们在公众场合进行性接触。贝蒂被处罚款250美元,关押30天。此前不久,贝蒂在一家加油站结识了多伊尔·韦恩·巴克。韦恩在一家屋顶装修公司工作,他是那里技术最好的屋顶装修工。韦恩工ื作认真负责,任劳任怨,深得老板杰利·凯肯达尔的赏识和信任。凯肯达尔一家三口住在离雪松湖不远的农庄里,韦恩经常带贝蒂去老板的府上,渐渐地,贝蒂喜欢上了雪松湖。19๗79年10月3日຅,韦恩与贝蒂结为夫妻。这又是一桩充满无休止的争吵和打斗的婚姻。韦恩嗜酒,喝醉后常常寻衅闹事,结婚只三个月他们就离了。过了一年,两个人再次走到เ一起。复婚后,他们带着波比搬到雪松湖畔,贝蒂用8๖800美元在那里买下了一块林间空地,韦恩则用自己的名字购置了一辆大型房车。每天早晨5๓点,贝蒂开车送韦恩到凯肯达尔农庄,从那里韦恩搭乘๖老板的车去公司上班,晚上下班后,杰利ำ·凯肯达尔再送韦恩回家。1981年10月的一个夜晚,三女儿雪莉来母亲家串ธ门。那天韦恩不在,母女俩捡了林子里的树枝点起篝火。这段时间,韦恩又开始揍贝蒂,孩子们都劝贝蒂和韦恩离婚。当雪莉在篝火旁又提起这个话题๤时,贝蒂冷静地说:“我不能离婚。房车在他的名下。如果离了婚,我就只剩下这一片空林子了。我要杀了他。”&nbsp &ุnbsp&ุnbsp

威士维尔的魔堡16

威士维尔的魔堡5

唐·布๧朗的继任乔纳森·贝尼蒂倒是一点儿也不含糊,新官上任后的第一件事,就是申请成立大陪审团,这在康涅狄格州实不多见。在此以前的十年里,全州ะ总共只有过15次申ã请,半数以上被否决。提出申请的检察长必须向州ะ里一个专门的法官小组呈交所涉证据的概要并通过答辩,使法官们相信大陪审团传讯调查的结果会导致拘捕和起诉。1998๖年6月,法官专门小组批准了乔纳森·贝尼蒂的申ã请。于是,在唐·布朗离任后不到两月,康涅狄格州最高法院法官乔治·桑被指定为玛莎·莫克利凶杀案的单人调查性特别大陪审团法官。在玛莎·莫克利被害之后,康涅狄格州ะ的大陪审团制度在20่世纪80年代经历了重大的改革,除原先由一名法官和12๐至14名陪审员组成的常规大陪审团之外,新增加一种只有一名法官主持的、以调查为目的的特别大陪审团,之所以也在“陪审团”前面冠之ใ以“大”grand,是因为它具有一般大陪审团的权威,或享有同等的权利ำ,如前面提到的强行传唤证人权、特别赦免权等。因为ฦ只由一人组成,这种单人调查性大陪审团在康州司法界ศ被戏称为“独角戏”。法官专门小组同时决定,特别大陪审团的传讯和听证将在凡尔费德地区府桥港市中心的司法大楼三楼äc号庭举行,为ฦ期18个月。1998年初夏,康涅狄格州司法部ຖ下达了将被传唤的证人名单。7月10日,大陪审团开庭听证的第一天共传唤了四名证人,依次为:杜丽丝·莫克利、乔恩·莫克利、批到เ达现场的警方แ人员之一丹·赫可曼和静·威尔克。接下来还有:西娜๨·玫盖尔、海伦·伊克斯及数位案当日在现场的警探们。不难看出,大陪审团基本上是按照案情展的时间顺序传唤证人的:玛莎失踪、现尸体、警方到เ场、现场调查……整个听证过程中,c号庭大门紧闭。被拒于门外的记者们顶着烈日云集在司法大楼外,不择手段地打听消เ息,或围追堵截进出的证人。8月4日,一位头花白、行动迟缓、憔悴不安,且略๓带神经质的证人径自步入cນ号庭,对沿途所有记者的提问充耳不闻。如果不是事先已打探到了当日到庭的证人名单,记者们恐怕很难将眼前๩这位“老者”——其实此人刚刚50出头——与2๐3๑年前那位英气勃勃、风度翩翩的肯·利托顿联系起来。几分钟后,利托顿ู先生在数位律师和官员的陪同下从cນ号庭转入公开庭。检察长乔๒纳森·贝尼蒂向该庭法官约翰·罗曼解释说,肯·利托顿坚持宪法修正案第五款赋予的权利保持沉默,请求法官下令强迫利ำ托顿先生作证。约翰·罗曼法官如是下令。现在,肯·利托顿可以有两种选择。或者是对抗法庭命令继续保持沉默,其后果将可能以蔑视法庭罪而被起诉。或者是遵命作证,并依法自动获得“协议豁免”,也就是说,即使最后大陪审团认定肯·利ำ托顿是本案凶犯,他也不会被追究刑事责任这也就是为ฦ什么大陪审团不准备传唤托尼和迈克·斯ั卡克尔。此举同时也表明了检察长乔纳森·贝尼蒂相信肯·利托顿是无辜的。斯卡克尔家族被传唤到庭的有朱莉、约翰和斯ั棣文,以及他们的大姑乔๒治安娜·泰利恩家的两位表姐妹。9月24日,一辆挂缅因州牌照的豪华礼ึ宾车悄悄地停在司法大楼ä侧门。等那ว些肩扛摄像机在前门守候多时的记者们现时,车主早已消失在三楼的c号庭了。此人便是靠依兰少管中心财起家的大富翁、该中心主任约瑟·瑞希。很快,瑞希先生怒气冲冲地从c号庭出来,他也被转到一处公开庭。事后,他在司法大楼前๩门的台阶上告诉记者,鉴于依兰少管中心的性质和为客户保密的职业道德,他将请求法院特准包括他本人在内的依兰中心所有工作人员及客户、学生患者不被大陪审团传唤。约瑟·瑞希๶向记者们解释道,由于治疗的需要,中心工作人员总是启和诱导学生患者将自己的心事统统讲出来,并向他们保证绝无泄密的可能。依兰中心治疗工作的宗旨是:“讲真话将使你重获自由。”如果大陪审团强迫中心有关工作人员或学生作证,这将使依兰少管中心信誉扫地,并从而导致严重的经济损失。当记者问及迈克·斯卡克尔坦白他杀害玛莎一事,约瑟·瑞希称他从未听说过此事,并扬言要追查向《未解之谜》打举报电话的人。约瑟·瑞希说,被送到依兰少管中心的都是有这样或那样问题的人,有的人管教成功,或治好了,后来当上了大法官、大老板,也有些人是无可救药的。“谁敢肯定这个家伙在给《未解之谜》打电话的时候没有酗酒或吸毒?”12月1้0日,经过两个多月漫长的诉讼,法院裁决,依兰少管中心不享受任何特免。所有可能为玛莎·莫克利凶杀一案线索者,都必须依法接受大陪审团的传讯。同时,法院方面也๣将在不影响正常法律秩序的前提下,尽可能为依兰中心保密。1998年7๕月下旬,大陪审团开始听证后两周,迈克·斯卡克尔为自己聘请了辩护律师๲米基·谢尔曼。此时,迈克与家人已迁居佛罗里达,他的妻子正怀着他们的第一个孩子。当有记者问及迈克对大陪审团的听证有何反应时,米基·谢尔曼说,迈克在这宗凶杀案的阴影里生活了20多年,对一切都已经麻木了。只要案情能ม够水落石出,对迈克而言就是一种解脱๳。所以无论将有什么样的结果,他都会坦然接受。&nbຘsp &ุnbsp 

大西洋不动声色地伸出一只小小的角,在美国东部ຖ的康涅狄格州和纽约之间形成了一个小小的海湾。海湾深处有一个环境秀美、景色迷人的半,这就是格林尼奇市๦的贝尔赫文,意即美丽的乌ไ托邦。不过当人们提起贝尔赫文时,它的风景倒在其次了。四十多户上人家非官即富,其中不乏็联邦大法官、公司董事长、华尔街银行家、着名运动员以及医生、律师等等。在本案生的上世纪70年代,贝尔赫文上的富当推斯卡克尔家族๣,其财源来自经营工业用炭及其他矿物的大湖矿业公司。在不算短的一段时期内,该公司曾是世界上最大的私营企业之一。家族的祖๢父乔治·斯卡克尔最初只是一位每周挣8美元的芝加哥铁路员工,他于1919年与另外两位合伙人共同开创了大湖矿业,并很快成为这家公司唯一的老板。在20年代末的经济大萧条时期,斯ั卡克尔家族๣的第一代搬进了贝尔赫文上位于奥托罗路的一座巨宅。乔治和他的妻子安娜有七个孩子:乔治安娜、詹姆斯、小乔๒治、罗斯ั顿、帕迪霞、依莎儿和安娜๨。1950年,当依莎儿·斯卡克尔和罗勃特·肯尼迪的婚礼成为社ุ会新闻时,有不知情者问:“谁是斯卡克尔家族?”答曰:“他们比肯尼迪家族还富。”罗勃特·肯尼迪即美利坚合众国第35届总统约翰·肯尼迪的胞弟,曾做到参议员和最高法院院长,后在竞选总统时遇刺身亡。待父母和兄长相继过世后,1้960年,斯ั卡克尔家最小的儿子罗斯顿接管了家族的产业,包括大湖矿业公司和贝尔赫文豪宅。但这个“生活在瓶子里”的酒鬼从来不理朝政,只空有一个董事长的头衔。罗斯ั顿也有7个孩子,他们在1้975年的年龄分别ี为:小罗斯顿,19岁;朱莉,1้8岁;托马斯,昵称托尼,17岁;约翰,16岁;迈克,15岁;大卫,12岁和斯棣文,9๗岁。两年前,斯卡克尔夫人安妮因患癌症去世,不善理家的罗斯顿遂聘请了一帮子家庭教师和保姆照料孩子们。这听上去很像是又一篇人们熟知的《音乐之声》故事的开头。其实不然。斯卡克尔家那几位自恃“通天”的少爷们根本就目中无人,他们的无法无天和胡作非为ฦ远近闻名。1974年夏天,斯卡克尔家斜对面的威尔士街上搬来了一户新า邻居,那ว便是来自南加州ะ的莫克利家。莫克利家的男主人戴维是全美八大财会审计公司之一的托契洛斯的合伙人兼纽约分公司总经理,妻子杜丽丝赋闲在家,1้7岁的儿子乔恩和15岁的女儿玛莎正在上中学。无论从哪个方面讲,玛莎·莫克利都称得上是一位出众的、引人注目的姑娘。她开朗、热情,略带轻佻,与生俱来的社交能力使她在短短的一年里便结交上了不计其数的朋友,还当选为班上的“最佳性格女生”。这年夏天,她终于摘掉了牙套,加之经常去贝尔赫文海ร滩俱乐部游泳打网球,使身材愈苗条。当暑假结束学校开学时,朋友们现,玛莎从一个可爱的小女孩蜕变成了一位美丽成熟的少女。玛莎是在1975๓年10月3๑0日夜晚被害的。那天是万灵节的前夜,亦称“黑客之夜”。孩子们通常会在这天晚上搞一些恶作剧和大人捣乱。玛莎和几位朋友商量好了,晚饭后先干些无伤大雅的坏事,比方แ朝过往的车辆扔鸡蛋,往邻居家的窗户上喷剃须膏,或是把白色的卫生卷纸缠挂在树上,以制造一种肃杀的气氛等等,然后再去斯卡克尔家开派对。罗斯顿·斯卡克尔先生那天不在家,孩子们可以尽情地玩闹。第二天的万灵节是星期五,学校放假,三天的长周末对孩子们而言就像是另一个假期。玛莎的父亲戴维那ว天也不在家,他去了亚特兰大参加一个会议。哥哥乔恩早就和朋友们出去了。玛莎在6点半匆匆吃完母亲做的奶酪三明治,不一会儿也和两位来约她的朋友,海伦·伊克斯和杰弗利·拜伦,一起急急地走了。已经是深秋季节,霜寒露重,落叶遍地。玛莎在白色印花高领衫外面套了一件蓝ณ色派克风雪大衣,下着一条牛仔裤。莫克利家的家教也还算严å。和乔๒恩比起来,玛莎在家里是比较听话的,她一般不会在外面呆到很晚。然而就在上一个周末,玛莎去参加一个邻居家的派对,一直到凌晨两点过后才回家。这种“违章行为ฦ”本来是应该被关禁闭的,但是玛莎说服了母亲让她在“黑客之ใ夜”出去玩玩。玛莎自己在第二天的万灵节晚上也有一个派对,有好多事情要做,杜丽ษ丝想她今天肯定不会玩得太晚,所以在女儿出门时也没有特别叮嘱她早点回来。像所有的半一样,贝尔赫文三面环水。与大陆相接的两条路口都设有岗亭,私人保安队不分昼夜24小时巡ำ逻。幽静、安全、自成体系,令阔佬们对这块风水宝地情有独钟็。上的居民们成立了自己้的海滩俱乐部,街坊邻居相互都认识。房门不用上锁,车钥匙挂在点火器上,孩子们的网球拍、棒球棍、高尔夫球棍和自行车等,就顺手扔在屋外的草坪上或树林子里,确实有一点“路不拾遗,夜不闭户”的乌托邦风范。和都市中一般的住宅区不同,贝尔赫文上的人家几乎都没有篱笆或围墙,平日里就任由á孩子们在各家各户的后院前๩庭往来穿行。玛莎一行三人顺路又叫上了吉蒂·威顿豪尔。7点半左ุ右,他们扔完了鸡蛋,也喷完了剃须膏,四个孩子便一起去敲斯卡克尔家的大门。花匠弗兰兹·维丁告诉他们,斯卡克尔家今天新来了一位家庭教师๲,名叫肯·利托顿,他按照斯ั卡克尔先生临走时的吩咐,带着小斯卡克尔们到海滩俱乐部吃晚餐去了。玛莎等四人于是又转到เ附近一位邻居家里,在那ว里蹭了一顿冰激凌。等到เ8点半他们再去斯卡克尔家时,主人们还没有回来。吉蒂·威顿豪尔是必须ี在9点以前๩回家的,玛莎、海伦和杰弗利就一起步行送吉蒂回去。&nbsp&ุnbsp &nbຘsp

佐狄亚克谜12

佐狄亚克谜1้

一天,一位加油站老板来找我,说:“约瑟夫,你路子野,能不能给我搞点汽油票?”战争期间先保证军需,民用汽油实行计划供应。我当时不知道,“科沙·诺斯卓”里头已经有人在开始做黑市๦汽油票了。你看,这个加油站老板就比我消息灵通。自从卡索兰蒙战争之后,我一直告诫自己要尽可能地和“科沙·诺斯卓”保持距离,但是现在,这一点恐怕很难做到了。汽油票຀有各式各样的,主要是加仑数不同,从1加仑到20加仑不等。我让他把想要的种类和数量写下来,还有他愿意出的价钱๥。我开始往各处打电话。几天后,一个叫弗兰克·露其亚诺的——一样的姓,但是和查理·露其亚诺没有关系——说他手里有货,两边的价钱一比较,我能赚189美元。这不算一单大买卖,只有1万加仑汽油。但是我做了什么?一个ฐ人给我钱,一个ฐ人给我票,我只是在中间一倒手。我对自己说,这桩生意我做了。和弗兰克·露其亚诺的第二单买卖是10่万加仑,我净赚1้700美元,价格忘了,只记得利润๰。加油站拿到เ汽油票以后,就可以倒卖黑市汽油,价格高出近一倍,仍然供不应求。两次交道一打,弗兰克成了我的合伙人。到后来,我也๣只是做批和大宗的买卖。从1942年中至194๒5๓年,我一共赚了20多万,算是小打小闹。“科沙·诺斯卓”里头靠黑市汽油票做到上百万的人有的是。这种生意太需要有像“科沙·诺斯卓”这样的组织了,因为市面上很快就出现了许多假票຀。真正的汽油票是从物价办公室里面偷出来的,“但是‘科沙·诺斯卓’不会做这种事,这种危险的事都留给那些专事偷盗抢劫的个体团伙去做。他们偷来了汽油票再卖给我们,因为他们没有足够庞大的批销售渠道。”失窃事件越来越多,有的物价办公室便在下班时将汽油票຀送进银行保存,结果是许多工作人员监守自盗,再在黑市上出售。再后来,回收汽油票຀也出现在黑市๦上。按理说,加油站和车库等上交的汽油票应该当即销毁。但是,用瓦拉奇的说法,“没有多少被扔进火里。”“科沙·诺斯ั卓”买通了有关部门的工ื作人员,让这些汽油票中ณ没有过期的部分又回到了市场上。同时,黑社会还操纵了战争期间的其他一些紧俏商品,如肉、糖、奶制品等等。当时黑市汽油票的市价一般是三到五美分1加仑。据物价办公室估计,整个战争期间,平均每天的黑市汽油票交易达25๓0万加仑。全国物价委员会主任切斯特·波尔士就此表公开讲话,敦促全国人民抵制黑市,说:“前方将士的生命就维系在这成千上万加仑的汽油上。”约瑟夫·瓦拉奇用黑市汽油票倒来的钱๥又买了一匹赛马,还在2๐街和111道盘下一家爱达餐厅。“这真的是一家很不错的餐馆,我付给大厨的工资每周250美元,二厨17๕5美元。”当时一个警察的工资才每月2๐00多美元。1945๓年年初,瓦拉奇接到一个ฐ电话。“嗨,约瑟夫,你听说了吗?”“没有。”“维克多回来了。”维克多·靳诺万斯ั是被警方引渡回来的,还是为了十年前那ว桩谋杀案。1935๓年,维克多伙同露其亚诺家族的一个纵队长先后两ä次从一位做正经买卖的商人那里一共诈骗了16万美元。帮助他们行骗的一个恶棍叫斐迪南·波西亚,外号阴影。维克多们原先答应事成之后付给阴影35万美元,但后来翻脸不认账。阴影是个老油子,成天跟在维克多们的屁股后面不依不饶地追债,还和朋友威廉·盖洛一起砸了受维克多“保护”的一家酒店。维克多们遂起杀心。枪手之一叫鄂尼斯ั·鲁坡罗,他的任务是等阴影被做了之后,再干掉威廉·盖洛。阴影被秘密谋杀,连尸体都处理得干干净净。鄂尼斯·鲁坡罗得信后即对威廉·盖洛下手。但让威廉侥幸逃脱๳,只受了一点轻伤。警方แ根据威แ廉·盖洛的证词逮捕了鄂尼斯·鲁坡罗,并传讯维克多·靳诺万斯,致使维克多亡命意大利ำ十载。1944年,鄂尼斯ั·鲁坡罗保释出狱后不久,又被牵扯进了另一起未遂谋杀案中。保释期间触犯刑律是要被重判的。因为维克多·靳诺万斯ั已๐有近十年无人见其踪影,鄂尼斯决定斗胆向警方แ供出阴影斐迪南·波西亚被谋杀一案,以换取从轻落。鄂尼斯ั只有间接证据,不足以对维克多·靳诺万斯提出起诉,他于是又招出了另一名证人、阴影被杀时的现场目击者彼特·拉坦帕຅。这个彼特·拉坦帕就是2๐0年前在新新า监狱里捅了约瑟夫·瓦拉奇一刀的“同监难友”。听到เ维克多·靳诺万斯在意大利ำ被捕,并将被引渡回美国的消息,彼特·拉坦帕马上要求警方保护。他被送进了布๧鲁克林监狱的特囚牢里。彼特·拉坦帕患肠胃病。1945年1月1้5日晚,他在自己้的单人牢房里吞服了几丸ฤ胃痛药后上床睡觉,从此再没醒来。法医的验尸报告说,他体内的毒药剂量“足以使八匹马毙命”。彼特·拉坦帕之死至今仍是一个谜。布鲁克林警方แ和检察长办公室又花了一年多的时间,试图寻找本案新的证人和证据,但一无所获,最后不得不将维克多·靳诺万斯无罪释放。鄂尼斯ั·鲁坡罗也被释放。尽管警方曾警告过他,并主动为他保护。但也๣许是在监狱里呆的时间太长了吧,鄂尼斯坚持要求出狱。鄂尼斯·鲁坡罗的余生充满了恐惧和提心吊胆,他于1้964年死于非命。&nbຘsp&nbຘsp &nbsp

据纽约市警署档案记载:1930年9月9๗日晚9点左右,有人在纽约百老汇1้487号,布๧洛考大楼10่07号房间办公室的地板上现了约瑟夫·频佐罗的尸体。死因:颈部ຖ及左胸多处枪伤。1007๕号办公室的承租方为加利福尼亚干果进口公司,承租人季坦诺·路琪赛。警方逮捕了季坦诺·路琪赛,但不久便撤诉。据瓦拉奇的说法,真正的凶手是巴比·多义耳。他曾亲耳听见巴比对人讲起这件事,说:“我干了一件非常漂亮的活儿。我刚好撞见他一个人在办公室里。”之后,汤姆·卡里亚诺就任老板,更名卡里亚诺家族๣,直至195๓2年因健康原因离任后,由á季坦诺·路琪赛接任。本文一开头被瓦拉奇做掉的尤金尼奥·契亚尼尼便是路琪赛家族成员。与此同时,萨尔瓦多·玛然詹诺和他的卡索ิ兰蒙帮也在行动,他们的目标是马赛里亚家族的一个血债累累็的刽子手彼特罗·墨里洛。瓦拉奇后来听说,干掉彼特罗的是一位芝加哥卡普利家族派来助战的神枪手,名叫小鬼头,当然是外号了。“他的样子就像一个大学生,”瓦拉奇回忆说,“他在小提琴盒子里藏了一挺机关枪。小鬼头跟我说,这个彼特罗特别ี不屈不挠,身上挨了好几颗๣枪子还满屋子乱窜。小鬼头说办公室里还有一个不相干的人,但是他也๣只好连他一块儿干掉了。”纽约市第2๐3区警察分署案件号码1226:1้93๑0年8月15日下午3点3๑0分,彼特罗·墨里洛在其位于东116道362号的办公室里被一不明身份的枪手击毙。同时被击毙的还有其客户靳斯匹·帕里亚诺。彼特罗·墨里洛,年龄:50岁,家庭住址:新泽西州帕຅利沙德市阿卡丹路111้5号,死因:多处枪伤。这两起刺杀行动互不相干。瓦拉奇说:“当卡里亚诺家族๣听说彼特罗被干掉时,他们清楚不是他们的人做的,所以自然想到一定还有别的人和乔老板有仇。后来他们知道,是萨尔瓦多的玛然詹诺家族。”两个ฐ家族由此秘密结盟,约瑟夫·瓦拉奇参与了他们的第一次联合行动。而另外两个家族,马赛里亚和敏利奥也已经走到了一起。我当时还在排队等待被卡里亚诺家族接纳入伙,他们让我住进培尔翰街的一栋公寓,因为他们得到的消息说,敏利奥家族๣的二老板沙缪尔·斐任诺在这里租了一套房。他们要我搬进去是因为没有人认识我。而我想知道的是,他们是否打算从我的房间射杀沙缪尔。他们说不会的,只是监控。等掌握了沙缪尔的确切行踪后,再开车在路上干掉他,但说好了到时候由我开车。那时候会开车的人并不多。公寓里有好几栋楼。我的房间在二楼,窗外是院子,窗口正对着沙缪尔·斐任诺那栋楼的大门。我们盯了一个月也没见到เ沙缪尔的影子,我说是不是搞错了,他们说不会的,这个沙缪尔有好几处地址。又过了一个星期,那ว天我正和芝加哥小鬼头在屋里,另外两个人慌慌张张地跑进来,说看见沙缪尔了,他就坐在公寓前门外面的椅子上。小鬼头抓起家伙就往外冲,我说:“且慢,要我开车可以,但是如果看门老头儿对我招手,你就得把枪放下,否则我就停车。”小鬼头说:“你疯了?我们等了一个ฐ多月。”我说:“误了事要打要罚都算我的,但是我不想为了这个再进监狱。”果然,小鬼头正在瞄准,看门老头儿就看见我了。他对我招招手,我也๣对他招招手。小鬼头够意思,他把枪放下了。我们错过了一个机会。后来小鬼头去见“老头子”,就是萨尔瓦多·玛然詹诺——我们经常管老板叫“老头子”——回来跟大伙儿说,老头子说我的考虑有道理,来日方长,没有必要冒险。几天后,我从外面回来,走到公寓门口时看见两个人正从一辆车上下来。我差点儿叫出了声,他们是乔老板乔瑟普·马赛里亚和沙缪尔·斐à任诺。上峰让我们每个人都仔细看过乔๒老板的照片。他们用奇怪的目光打量着我,你知道,那一带是犹太区,他们看得出来我不是犹太佬。他们跟着我进了院子,我应该往右拐,我知道他们应该往左拐去沙缪尔的住处,可是他们跟着我进了我的楼ä,又跟着我进了电å梯。我问他们去几层,他们说:“按你的。”我住在二楼,但是我按了六楼ä。我们靠着墙面对面地站着,谁也不说话。到了六楼,我装着漫不经心的样子走出去,他们还在里面。等电梯门在我身后关上,我撒腿便朝二楼跑,我冲进屋大叫:“乔老板!乔老板!我看见他了。”没有人相信我的话,都说乔老板怎么会到这里来。我正在急赤白脸地争辩,一个靠窗的小子看见乔老板和沙缪尔穿过院子。他也大叫道:“老天爷!真是他们!”那天晚上,我开始后悔了。我的房间里人来人往,乱七八糟,这也罢了。他们居然还派了枪手两人一班轮流盯在窗口,那阵势只要乔老板一露脸他们就开枪。我说这可不行,不是讲好了不从我的房间开枪吗?芝加哥小鬼头说:“约瑟夫,你听我说,这件事情太重要了。要不这样,如果今天晚上他不出来,明天我们另租一套房。”我记得那ว天晚上我一直在祈祷乔老板不要出来,他真的就没出来。不但他没出来,反而有越来越多的人进去了,大约20多个吧。看样子是在开什么会。&nbຘsp&nbຘsp&nbsp 

瓦拉奇备忘录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