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法的精神第23章(1 / 3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强烈推荐:

6在罗马人统治高卢时,他们组织了非同一般的团体。这些人往往是脱离奴籍的人或他们的后裔。

第十四节所谓“贡赋”

32“为此事,所有的人都向皇帝ຓ进谏。”《伦巴底法》第2卷第4篇第31้章。

我相信,这是司法与封地分离的主要原因之一。这就产生了法兰西法学的戒律:“封地就是封地、法律就是法律。”有许多封地的封臣,自己没有家臣,因此也就没有能ม力维持他们的法庭。所有的案件都得交给其封建宗主的法庭。这些封臣丧失了司法权,因为,他们既无法享有司法权,也不愿意享有司法权。

我已经说过:《勃艮第法》和《西哥特法》是公平的。而《撒利克法》却并非如此。它在法兰克人和罗马人之间建立起最令人痛心的差别。如果杀一个ฐ法兰克人、一个蛮族人或一个ฐ生活在《撒利克法》统治之下的人,须给被害者的亲属支付二百苏的赔偿金;可杀了一个ฐ罗马业主仅须付出一百苏3,要杀一个ฐ纳贡的罗马人,只需付四十五苏。如果要杀一个法兰克国王的封臣,需要支付六百苏4。如果杀一个国王的罗马幕宾5,仅须付给三百苏,《撒利ำ克法》在同等条件下的法兰克领主和罗马领主之间和法兰克人和罗马人之间建立了残暴的差ๆ别。

当一种禁止多偶制的宗教传人一个实行多偶制ๆ的国家时,仅从政治上讲,我们很难相信这个国家的法律能允许一位有好几个妻子的男人信奉这种宗教,除非官府和丈夫能用某种方式恢复妻子们原来的身份地位,并给予赔偿。如果不这样做,这些妻子们的境遇将是十分凄惨的。她们虽然服从了法律,但却被剥ຓ夺了最大的社会利益。

第十五节法律如何纠正虚伪的宗教

第十六节从立法者的观点看待人口繁衍问题

我们继续就此问题往下探讨。当兑换价格低于平价时,比方说埃巨与格罗的牌价为一比五十,而不是一比五十四,对法国来说,汇往荷兰五万四千埃巨银钱却只能买到价值五万埃巨的商品;而对荷兰这一方面来说,汇给法国五万埃巨的银钱却可购回价值五万四千埃巨的货物。它们之间的差距是’五十四分之八,也就是说法国的损失是七分之一强,即法国此时汇往荷兰的钱要比兑换价平时多汇七分之一强,或在此时出售给荷兰商品要比兑换价平时多付出七分之ใ一强的商品。这种损失还将继续增长,因为这种损失造成的债务将继续使汇价下降,最终导致法国的毁灭。这一切看起来是可能生的,但我却认为ฦ这一切是不可能生的。这一论点是根据我在他处所论述的原则得出的。这个原则就是各国总是力图做到收支平衡,并且竭力清偿债务。所以各国总是按照各自的还债能ม力来借贷,依据其出口情况再进行进口事宜。就按上边的例子来说,如果埃巨与格罗的汇率在法国由1:5๓4跌至1:51,那么只要法国认可,荷兰人在法国购买一千埃巨的商品,以前要付五万四千格罗,而现在仅需支付五万格罗。然而实际上法国的商品将在不知不觉中涨价,由于汇差产生的利润将由法国人和荷兰人分享。因为当一个商人能赚钱时,他总是与他人共享利润,所以这个利润也就成了法国和荷兰的共同利润。同样法国人要购买价值五万四千格罗的荷兰商品,当汇率为平价时,法国人仅支付一千法国埃巨,而现在不得不比原来多付五十四分之ใ四的法国埃巨来购买以前一千埃巨就可购得到的商品。然而法国商人感到เ如果这样做就要吃亏,于是就希望少买一点荷兰的商品。于是两国的商人就共同承担了这一损失。国家就这样在不知不觉中保持了收支平衡,汇率的下降不会带来任何使人们害怕的危害。

我们知道有些人有以下两种看法。其一,贸易是世界上对一个ฐ国家最有用的东西。其二,罗马人拥有当时世界上最完美的政体。因此这些人认为罗马人肯定鼓励人们经商并十分尊重商人。而实际上,罗马人很少想到贸易。

贵族经商不符合贸易的精神。火诺利乌斯和提奥多西乌斯ั二位皇帝曾说过:“贵族经商对城市有害。它使得商人与平民百姓之间生意的便利不复存在。”

因此,一位君主要想在他的国内进行巨大变革的话,就应该用法律去改革那些用法律建立起来的东西,用礼仪去改变那些用礼仪建立起来的东西。如果用法律去改变应该用礼仪去改变的东西,那将是相当糟糕的一种策略。

欧洲的北方民族๣是以自由人的身份进行征服;而亚洲的北方民族是以奴隶的身份从事征服活动,而且他们仅仅是为主人而战。

9见杜亚尔德《中ณ华帝国志》第2๐卷第72页。

第二十七节

先是由国王负责司法,接着是执政官47๕司法,此后又是大法官负责司法。塞尔维乌ไ斯·图里乌ไ斯放弃了对民事案件的审理。执政官们除了极少的案例48外,也不审理民事案件,为此,人们称之为“非常案件”49。执政官们满足于任命法官和组成要进行审判ศ的法庭,从《迪奥尼乌斯·哈利卡那斯全集》中所载50阿比乌斯·格老狄乌斯的演说知道,好像从罗马2๐59年起,已经变成罗马人的习惯法。人们把它追溯到เ塞尔维乌斯·图里乌斯,这并不算久远。

查理十二世

如果贵族们的权力变得专断的话,贵族政治就腐化了。无论是统治者或是被统治者都不再有品德可言。

让我们顺从自然!自然给予人类以廉耻心,就如同受到เ鞭笞一般。就让不名誉作为刑é法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吧!

繁重的征税先使人民艰苦劳作;劳作使身心过度疲惫;疲惫使人产生怠惰。

不过,在共和国里,私罪更具有公罪的性质,也就是说,这些罪行触犯国家的政体多于触犯个人。而在君主国里,公罪具有较多的私罪性质,换言之,这些罪行触犯个人的幸福多于触犯国家政体本身。

《论法的精神๰》中的理论和思想对世界ศ资产阶级革命运动产生过极其深远的影响。尤其是其中提出的行政、立法和司法分立,相互制衡,保障公民自由这一脍ื炙人口的理论为历代资产阶级所啧啧称道。先运用孟德斯鸠的理论建立资产阶级国家的是美国。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的领ๆ袖们都对《论法的精神》烂熟ງ于心,而且将孟德斯鸠的三权分立理论订入宪法。1789๗年法国资产阶级革命时期布的《人权宣言》中也宣布没有三权分立就没有宪法。

“宽容路易”生前受到困扰的内战,是他死后战乱的根源。罗达利乌斯、路易和查理三兄弟每个人都千方百计要把名人显贵拉到自己一方,培植亲信,他们布训谕,把教会的财产分给他们的追随者。这样,他们为ฦ了拉拢贵族而出卖了僧侣。

在敕令中,我们看到这些君主不得不向纠缠不休的要求让步,看到人们常常夺走他们并不乐意拿出的东西,看到僧侣们认为ฦ受贵族的压迫甚于受国王的压迫。

秃头查理又似乎ๆ是攻击僧侣财产最厉害的4๒7。或许是因为僧侣们为着自己的利益曾诋毁过他的父亲,所以秃头查理对他们怀恨在心;或者是因为他们都是些胆小如鼠者。不管怎么เ样,我们在《敕令》中看到了僧侣和贵族๣无休止的争论48。僧侣们要他们的财产,贵族不给,或者躲避或者拖延。国王在中间调解。

当时的情景确实令人凄楚难忘。当“宽容路易”把他们的财产大批地赠与教会的时候,他的子女们却把僧侣的财产分给在俗教徒。建设新修道院的手,常常又是劫掠旧修道院的手。僧侣们没有固定的地位。他们遭受掠夺,又得不到补偿。此时王权日趋衰弱。

在秃头查理统治的后期,不再有僧侣和在俗教徒为返还教会财产的争论了。主教们仍然还在给秃头查理的谏言在8๖56年的《敕令》中可以看到เ里和八五八年给日耳曼王路易的信中唏嘘长叹,但是他们提出了建议,要求履行诺言却一次又一次地遭到回避,我们看到,他们是没有任何希望实现自己的愿望了。

当时所能做的只是对国家和教会所受的损失做一般性的挽救工作罢了。国王作出承诺不抢夺封臣们的自由人,不再布训谕把教会的财产赠送给他人。这样看来使僧侣和贵族的利益取得了一致。正如我所说过的,诺曼人的奇异劫掠大大地促进了这些纷争的结束。

由于我所说过的和将要说到的原因,国王的威望而每况愈下,他们认为ฦ除了把自己交给教士们摆布,再没有别的办法。但是僧侣们已经使王国受到削弱,国王也๣削弱了僧侣。

秃头查理和他的继承者号召僧侣起来支持国家,免遭灭亡,但未能奏效。他们利用人民对僧侣这个团体的尊敬来维持自己应受到的尊敬49๗,未达到目的。他们通过教规的权威แ来树立自己法律的权威50,徒劳无益。他们把教会的刑罚与民法结合起来51,也未见效。为了和伯爵的权力相抗衡,他们给派往行省的主教授与钦差大臣的头衔,但毫无结果。僧侣们要挽回自己的过失是不可能的。一件我即将要提到เ的异乎寻常的不幸事件,使得王冠旁落。

第二十四节自由人终于能拥有封地

我说过,打仗时,自由人由伯爵率领,封臣们由á领主率领。这样就使国家的各个ฐ社会等级的权力得到平衡,尽管效忠王室的近臣们手下也๣有封臣,但是他们会受到伯爵的控制,因为伯爵是君主国内一切自由人的领。

起初,自由人是不能拥有封地的,后来就可以了52。我现这个变化是在贡特兰王朝到查理曼王朝期间内生的。我们从以下三个文件的比较,就可以证明。这就是贡特兰、柴尔德柏和布๧伦荷王后所缔结的安得丽条约53,查理曼分割国土给其儿子们的契约和“宽容路易”分割国土给儿子们的契约54。这三个有关封臣的条款差不多是相同的。他们几乎是在相同的情况下制定了相同的要点,所以它们的精神๰实质和文字内容差ๆ不多是一样的。

但是,关于自由á人,它们之间有重大差别。《安得丽ษ条约》没有提到自由人可以申请封地。而在查理曼和“宽容路易”分割国土的契约中则有条款明确规定他们可以申请封地。由此可见,在《安得丽ษ条约》之后,便有了新的惯例,即自由人可以取得这一重要的特权了。

这是正值查理马特尔把教会的财产分给他的士兵的时候生的,分配时,查理马特尔把一部ຖ分作为封地,一部分作为自由土地,这是封建法律时代的一种革命。很可能在接受这些赏赐时,本来就有封地的贵族๣们显得更为ฦ神气。自由人欣喜若狂地接受了封地。

第二十五节第二代衰败的主要原因自由土地的变化

我在上节提到查理曼分割国土的契约5๓5规定,在国王死后,每一个ฐ国王的封臣只可接受在自由王国内而不是在其他王国内的恩赏封地,但是,他们可以在任何王国拥有自由地。但是,他又作了补充,自由人在自己的领主死后,可以在三个王国内的任何一国申请封地。尚无领ๆ主的自由á人也一样56。在8๖17年“宽容路易”分割土地给他的儿子们的契约中,也有同样的条款57。

不过,尽管自由人可以申ã请封地,然而伯爵的兵力并不因此而减弱。自由人总是要为自己的土地承担义务,并且要准备服兵役的人员,按四所庄园出一人的比例分配。不然就要配备一个ฐ代替他为封地服务的人。在这上边曾出现过一些流弊,但得以纠正。从查理曼和意大利国王柏彬的任命58中可以看出。这些任命相互引证,作了说明。

历史学家说,丰德聂战役是这个君主国灭亡的原因,这种说法是很有道理的,但是谁能使我将这一天的悲惨结局看上一眼呢!

这一战役后不久,罗达利乌ไ斯、路易和查理三兄弟缔结了一个条约,我现其中的一些条款使法兰西的整个政体生了变化。

查理向人民宣布该条约有关人民部分的谕告中说,一切自由人可以随便选择国王或其他领主ว作自己的领ๆ主。在这个条约产生之前,自由人可以申请封地,但是他的自由地总是在国王权力的直接支配下,也就是说在伯爵的裁判管辖区。他之所以依属于一个他请求保护的领ๆ主,是因为他要从该领主那里获得封地。从产生该条约起一切自由人都要使他的自由人地受国王管辖或受另一个领主管辖,自由人自行选择。这里的问题不在于谁为封地申请保护,而是谁把自由地变成封地。这样,可以说离开了民法的管辖,而进入他们选择的国王或领主ว的权力支配范围。

这样,那些明显地在国王权力下以自由人的身份受伯爵管辖的人,已๐不知不觉地成为彼此的封臣,因为每一个自由人都可以随意选择国王或其他领主作为自己的领主。

一个人把永远属于自己一块土地变成封地时,这些新的封地就不仅仅是属于他本人终生享用的范畴๨了。所以,我们不久会看到有一条一般法出台,它规定封地由封地占有人的子女继承。这是秃头查理制定的法律,他是缔约的三君主之一59。

我所提到的自由,即君主国内每一个自由人从三兄弟条约出台后有选择国王或其他领主作为自己领主的自由á,它又得到เ后来颁แ的法令的肯定。

在查理统治时期,如果一个封臣接受一个领主的礼物,即使是价值一文钱的东西,他就不能ม再舍弃这个领主ว了60。但是,在秃头查理时代,封臣们可以按照自己้的利益或兴趣自由á行事,却安然无恙。这位君主ว特别强调表达上边的意思,好像是建议人们去享受这种自由á,而不是要加以限制。在查理时代,封地的属人性多于属物性,后来变为属物性多于属人性。

第二十六节封地的变化

封地所生的变化并不比自由地的变化少。我们从柏彬国王时期制定的,由刚比昂颁แ的《敕令》中ณ看到61,接受国王恩赏封地的人自己要把这恩赏封地的一部分再分给各个ฐ封臣,但是这些部分与整个恩赏封地没有区别。所以,当国王要收走整个恩赏封地时,连同这些分出的部分也收走了。当一个ฐ效忠王室的“宠臣”死亡时,他下属的封臣也随之丧ç失了他的“附属封地”,一个ฐ新的恩赏封地的受领者又来了,他又重新设立新的“附属封地”。因此附属封地并不属于封地,而是属于人。一方面,附属封臣终究是属于国王的,因为他并不是永远属于封臣的,另一方面,附属封地也同样是属于国王的,因为它是封地本身,而不是封地的从属。

这就是封地可以撤销时期的附属封臣制度。在封地可以终生拥有的时期也是如此。当封地可以继承的时候,这个制度就生了变化。附属封地也同样可以继承。原来直属于国王的,这时也只是间接地属于他了。可以说国王的权力似乎稍有减弱,有时候看起来像后退两ä步,而实际上往往后退得更多。在论述封地的着作中我们看到,尽管国王的封臣可以把封地给予别人作为国王的封地,但是这些附属封臣或小封臣就不能同样把封地分给他人了。这样,国王的封臣们对于他们分出去的封地,想什么时候收回就什么时候收回62。此外,这种让与地不能作为封地传给子女,因为人们不认为它是根据封地的法律而产生的。

如果我们把两位米兰元老院议员写这部《封地论》着作时附属封地制度的状况和柏彬国王时代的状况作比较的话,我们就会现附属封地保持自己的原始性的时间要比封地还要长。63

但是,在这两位元老院议员写书的时候,人们为ฦ土述的规定加了那么多的例外,以至于使这些例外几乎取消เ了原来的规定。因为,如果一个从小封臣接受封地的人,随小封臣出征至罗马的话,他就取得封臣的一切权利。同样,如果这个人给小封臣钱来取得封地的话,小封臣在钱返回之ใ前就不得收回他的封地,也不得阻止他把封地传给子女。最后,上述规定也不再被米兰元老院所遵守。

第二十七节封地的另一种变化

在查理时代,人们必须参加不论为什么战争而举行的召见,违者处以重刑é,不许以任何借口不参加64。如果伯爵宽容某人的话,伯爵自己就要受到处罚。但是三兄弟的条约对此加上了某种限制65,这样就可以说把贵族从国王的手下救了出来。贵族除了防御性的战争外,就不必跟随国王上阵作战。6๔6在其他性质的战争中,他们可以自由选择,或者跟随领主ว作战,或者专心从事自己的事务。这个ฐ条约与五年前秃头查理同日耳曼王路易,这两位兄弟之ใ间所缔结另一个条约有关。根据这后一个条约,如果二位兄弟相互攻打的话,他们的封臣们就可以不必跟随他们上阵作战,这两ä位君主对此誓,并要双方的军队起誓。

丰ถ德聂战役死了十万法兰西人,这使还活下来的贵族们看到6๔7,国王为争夺自己的国土,最终使贵族๣走向毁灭,看到国王们的野心和嫉妒将会使所有还有血可流的人们去流血。制ๆ定了这条法律后规定贵族除了保卫国家反对外来入侵的自卫战争外,没有义务随从君主上阵作战。这条法律曾使用了几个世纪68。

第二十八节重要官职和封地的变化

好像一切都染上了一种怪病,而且又都同时变坏了。我说过,在初期,有许多封地是永久性让与的。但是那是一些特殊情况,一般来说封地总是保留它固有的性质。如果国王失掉一些封地,他就用其他封地来代替。我还说过君主没有把重要的官职永久地让与。

但是,秃头查理制定了一条通用法规,它影响到เ重要的官职和封地。他在其敕令中规定,伯爵的领地将由伯爵的子女受用,他又规定这条法规也适用于封地6๔9。

我们很快就会现这条法规适用范围被扩大了,以至于使重要的官职和封地甚至传给了远方的亲属。随之而来的是,大多数原来直属于国王的领主,这时只是间接地属于国王了。那些过去国王的庭审大会上审案的伯爵们,那些率领ๆ自由人上阵作战的伯爵们,这时处于国王与自由人之间,国王的权力又后退了一步。

另外,从敕令中可以看出,伯爵也有属于伯爵封地的恩赏性附属封地,而且他们也有封臣70่。当伯爵的领地变为ฦ世袭的时候,伯爵的这些封臣就不再是国王的直接封臣了。附属于伯爵领地的恩赏性封地也不再是国王的恩赏封地了,伯爵们的权力更大了,因为他们已有的封臣使他们可能再得到เ其他封臣。

要了解第二代末引起衰败的原因,只要看一看第三代初所出现的情况就够了。在第三代初期,附属封地的大量增加将重要封臣推向绝望的境地。

王国曾有一种习俗,当哥哥把土地分给弟弟时,弟弟要向哥哥行臣服礼ึ7๕1。这样,最高领主只能把这些土地当做附属封地对待。菲利普一奥古都斯、勃艮第的公爵,涅瓦、布龙、圣保罗、唐比埃等地的伯爵,以及其他领主宣布,从那时起一个领地即使因为被继承或其他原因被分割,整个领ๆ地仍应属于同一个ฐ领主,不得有中间领主72๐。这条法规并没有得到普遍的执行,因为我在别的地方已经说过,在当时的情况下是不可能制定出普遍性的法规。但是,我们的好些习俗是受以上法规影响的。

第二十九节秃头查理统治以来封地的性质

我已说过,秃头查理规定,身居要职或拥有封地的人死后有儿子时,应将官位或封地让与他的儿子。这条法律带来的弊端在于各地的展和扩大很难被追究。我在《封地论》中现,在康拉德皇帝二世之初,在他统治的地区封地是不能传给孙子的73。只能传至领主选定的最终拥有者的儿子74,所以封地是通过领主在其儿子们当中经过选择而授予的。

在本章的第十七节中我曾作过说明,在第二代,王位在某些情况下是选举的,在另一些情况下是世袭的。说它是世袭的,是因为人们总是在这一家族中选出君主。它仍然在世袭相传,由儿子们做继承人。说它是选举的,是因为民众从这些儿子中作出选择,事物总是一步一步地向前展;一条政治法规总是与另一条政治法规相关联的。人们在封地继承上的想法和过去人们在王位继承上的想法是一样的75。因此,封地按继承权和选举权传给儿子,封地就如同王位一样,既ຂ是选举的又是世袭的。

这种对领主的选举权利,在《封地论》的作者76所处的那个ฐ时代,即佛烈德利克皇帝统治时期,是不存在的77。

第三十节续前

据《封地论》记载,当康拉德皇帝要动身前往罗马时,为他效力的一些忠实的追随者要求制定一条关于封地的法律,规定传给儿子的封地也可以传给孙子。还规定,哥哥死了,无合法继承人时,由同父兄弟继承曾属于他们父亲的封地78。皇帝批准了。

我们应当记得《封地论》的作者仍是生活在佛烈德利克皇帝一世的时代79。该书又补充说:“古代的法学家们一向认为,旁系亲属继承封地没有过同父母的兄弟,尽管在近代,这种继承扩展到第七亲等,按照新法,直系继承,则可无穷尽地传下去。”康拉德法律的适用范围就这样逐渐地扩大了。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