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76 章(1 / 1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人间何处问多情强烈推荐:

身为女子,对这天下集权的所在,对着无数人向往的地方自然也有过幻想,有过不切实际的憧憬,不为登殿,只为满足各种传奇中神话般的存在。

height:26px;

height:26px;

border:1pxsolid#00่c98d;

border:๘1pxsolid#ี00c98d;

“贺护卫,你知道赫连这个姓吗?”带着几分疑惑,我拿起茶壶想要斟杯茶,忽然发现桌上的杯盏竟少了一只。

line-height:๘24px;

我抿唇垂首,“那小女子告退了。”

float:๘left;๙

易承烈摆开了雷厉风行的姿态,重拳出击,控制了费家全部的账务,一项项开始明细的清理。

rgin:5px;๙

padding:05e!iortant;

他腾跃起身体,黑色的人影轻巧的而去,转眼消เ失在了夜色中。我的耳边,只有风声呼呼,还有‘醉风楼’处隐隐约约的笑闹之声,随着灯火的亮度传来。

border-raທdius:5px;

border-raທdius:5px;

text-align:center;

text-align:center;

“好像有人靠近。”她猫腰跳到了门边,手指勾上帐篷的布帘,勾起了小小的一角,极目朝外探望。不多时失望的抽回,“外面太黑了,什么也看不见,不过总觉得不妥。”

bຘacນkground:๘#00c98d;

}

}

ileirong-ullia{

ileirong-ullia{

lor:#fff;

lor:#fff;๙

}

还是我当初ม看到的那ว般,虽然龙袍加身,但是他身上看不到半分睥睨天下的,饶是我命悬一线,看到他眼中的愤恨,居然没有半分惧怕。

“您没忘记我。”我咬着唇,“自小起,那么多御医诊病,还有宫中赐了无຀数灵药,都是您吩咐的吧,记得及笄那ว时,还特地送了‘金丝锦绢’,也是您安排的吧。”

“有劳了。”借着她的力量我迈步而出,感受着她的脚步慢慢行着,在她脚步停顿ู下的时候,知趣的俯身跪倒:“晏门风氏叩见吾皇,皇后娘娘。”

“当啷……”瓷瓶落地,药粉四散,金疮药的味道在厅中ณ弥漫,有些呛人。

晏清鸿于我,情意礼信样样俱全,有夫如此我应该高兴的,应该高兴的……

少爷?

易承烈嘿嘿冷笑,“他的目的我知道,卸下我的兵权,给我一个谋反罪彻底诛杀,只是易清鸿,你真以为ฦ三两句话就能杀我易承烈?”

“一切皆有可能。”这话不是易清鸿说的,而是我说的,“大皇子不过是让您查证,二皇子殿下何必冲动,不若查清楚到底是谁从中做了手脚,免的为人趁机。”

大殿外,是易承烈的人手。皇宫之外,是易清鸿的人马。

帝位空悬,只怕若非武力不能登顶,今日面对面,怕是不可能和平解决了。

易承烈胸口起伏,阵阵呼吸声粗重,我不冷不热的闲凉开口,“二皇子,如若诏书为人偷梁换柱,不如赶紧巡查主ว谋人来的好。”

一句话,易清鸿嘴角微扬,平静淡笑,“你认为事实俱在的情形下,三言两语就能解释吗?”

“你认为二皇子玉玺在手,代掌朝政这么久,会在玉玺印鉴上犯这等错误吗?”我反唇相讥,声音中透着淡淡的嘲讽,“你便是要二皇子此刻拿出真玉玺也๣不难,又何苦去弄个假玉玺印来为人发现?”

易清鸿目光停留在我的脸上,既ຂ不点头也๣不摇头,“我只知皇子传假诏是实,其余待审。”

“太子蒙冤,谁得益?”我一声反问,同样意有所指。

众人皆无人敢言,整个朝堂上陷入了一片寂静。

我跟随着易清鸿入朝上殿,或许在所有人的眼中ณ,我是易清鸿的人,纵然身份不清,也๣不可能出声相护易承烈。

可我说了,尖锐的话语不但维护了易承烈,甚至直接将幕后黑手的怀疑指向了易清鸿。

“大皇子,皇嗣传承严谨,有疑ທ虑自是应当严查,但您千里匆匆而来,人马却如此齐整,直围皇城,让人很是费解啊。”

“我被人追杀,你不是眼见着么,不带些人保护自己怎么行?”他眼角扫过易承烈,“你既言帝意早明,我就问问这满朝上下,可有谁知父皇有传位于你的意思?左右宰辅?太师国丈?”

他眼中的锋芒,似有如无的掠过众臣面前,大殿上除了呼吸声,再无任何响动。

易承烈的笼络,也๣不过是建筑在利益之上,如今易清鸿以强大的态势入朝,谁又敢摄其锋芒?

左ุ右宰辅,本就为了各自的权势斗的不可开交,谁肯在风头上站边?国丈大人,易清鸿生母之父,坚定的拥护他为君,又怎么会为易承烈说话?

我不得不佩服,一个久在陪都,甚至未入过京师的人,竟然能将易承烈这么多的部署逼入死角,了了几字将易承烈最无຀法撼动的人提上了台面,京师情势的变化,根本没有逃过他的耳目。

几月布置,才不过刚刚ธ是个平手。

“如今圣旨非真,我的太子令可不是虚假,现下我要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人间何处问多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