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68 章(1 / 1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人间何处问多情强烈推荐:

ileirong-ulli{

官商勾结,图谋私利。这一点还来不及查处,费家私养护院数百,更是身佩兵刃在京师走动欺压百姓的消息又被爆出。

height:26px;

border:1pxsolid#ี00c98d;

他的脚步很轻,轻到每一次落在房顶屋檐时,雪堆上只有一个很浅的印记,若不是风在耳边呼呼掠过,根本无法想象到他的速度这么快。

line-height:24px;

line-height:2๐4๒px;๙

float:left;๙

float:๘left;

“若我命令你呢?”我声音不大,坚决的态度不容置疑。

rgin:5px;

padding:05e!iortant;

paທdding:05e!iortaທnt;

border-ๅradius:5px;

border-radius:5px;

text-align:๘center;

text-align:center;

background:๘#00c98d;๙

明黄|色的衣袍下摆在眼前,“抬起脸来。”

}

}

“只当是没有我这个孩子。”我平静的接过她的话,“宫闱私密,凝卿懂。”

ileirong-ullia{

lor:#ีfff;

lor:#fff;

}

}

“皇上驾到……”

就在我转过屏风的那刻,男子的嗓音已在厅前响起:“风少将军明明在家,为何不肯相见,莫非还在记着往昔恩怨?”

两人笑谈商量着,我默默的坐在一旁,心平如水。

谁会想到这朝中大臣敬仰的宰辅,皇上跟前的红人,会动用自己手中的权利ำ百里加急只为了每日送三封不足十字的信。

难受得到缓解,心境自也๣空灵平静了些。我笑了下,“我自打三岁起就病无຀可医了,能拖到现在已是造化。前日一战,多少性命因我的话语而消เ逝,百鬼索命第一个就该找我了。”

“果然是少年风流,这话说的让我老人家都心动了。”

洞房花烛夜,合卺酒……

你是想提及当年的温存,还是与我一般的目的?不过你似乎忘了,洞房花烛夜的合卺酒,是我独自一人饮下的。

发丝垂了一缕,我轻轻别到เ耳后,手指间嗅到了淡淡的皂荚香气,属于他的体温味道。

是手炉上沾来的吧,手指微碰了下酒杯,洒落了三两滴在手背,那ว烈酒浓郁的醇香顿时掩盖了一切。

手落下,掩在了袖中。

狭长的桌案,通常是一人独坐,如今挤了我和易清鸿两个人,免不了些微的触碰,冰冷的身体能ม感觉到他身上散发的热气,还有酒气,偶尔动作间的触碰,似是亲密无比。

但是他没有任何逾矩的动作,我也小心翼翼保持着距离,只是酒香掩的了我手上的气息,却掩不了他偶尔动作时,衣衫上传来的味道。

就象是一场围秤博弈,进退都是高洁雅致,黑白子落时无声的硝烟弥漫,我要防守的不仅仅是易清鸿,还有易南天若有所思的眼神。

易清鸿放下酒杯,“皇叔大人,现已๐入夜了,清鸿不欲打扰,这便离去,若皇叔愿传,清鸿随时恭候。”

“那怎么เ可以。”易南天笑道,“怎么说都是叔侄,我可不能让你去外面驿站住,不如就在王府休息了。”

易清鸿深深的看了我一眼,这才开口,“清鸿随侍甚多,半夜惊扰王府心中不忍,不如改日?”

“行,行,行。”易南天笑着起身,“那就在这多住上些时日,欣赏北地风光。”

三个人,没有谈论任何朝政,只是饮酒随聊的宴会,就这么结束了。

当门外寒冬的冷风吹上脸຀颊的时候,我第一次对这冰冷有了喜悦,因为这冷风吹去了我身上沾染过他的气息,吹掉了我不情愿承受的温暖,还是这冷风,让人清醒。

马车,在门外候着,我朝着马车前行,眼见着人已到了车前,身边忽然伸过一只手,撩起了车帘ຈ。

“清鸿为娘子撩帘扶轿……”

耳边,依稀想起了往昔的声音。面容重叠,声音重叠,所有的景致都在重叠着。

那时,也是冬日。

我站定,目光停落他的脸颊๐,没有躲闪,坚定驻留。

“大皇子请先行,小女子不敢僭越身份。”

他望着我的面容,所有的清韵雅致在此刻不见了踪迹,只有贪婪,疯狂的凝望,“凝卿,你瘦了。”

有时,一句问候比海ร誓山盟更加的可怕,因为ฦ那在告诉你,对方只有时刻记挂,才能如此清晰你的改变。

只是我的心,已经被这冰雪天地冻结,不会再融化。

举步,仿若未闻,意欲登车。

“凝卿。”他的声音在身后响起,“可愿相谈?”

转身,被风乱了的衣裙猎猎做响,我站在南王府门前๩,冷冷的看着他,吐出两个比这风雪更冷的字,“不愿。”

他微笑,暖了身上的冰雪,转眼消融,“凝卿可是惧我?”

心,紧抽。

拳,紧握。

他再次踏前一步,与我面对面,“凝卿可是惧我?”

89才逢清鸿又见怪人

风卷起了他的大氅,在身后舒展翻飞,雪花落在他的睫毛上,他一眨不眨,只独笑而望,锁着我的面容。

俩俩相望,本该是多情深重,爱恋缱绻,彼此无言情却浓的心领神会,让人赞叹艳羡。只若是人不对,就是相对无言,亦不会有半分悸动。

雪花可以迷蒙视线,却难以遮掩他的风华。我从不否认易清鸿的气质是令人折服的高雅,更不否认此刻放任了华贵之气释放的他更加吸引人。

“大皇子言辞一如往昔,若是旁人口出此言说不定会惹人讥讽嘲笑,但若由á您口中道出,却像是有八成肯定。”我慢悠悠的出声,带着仿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人间何处问多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