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小说 > > 纽伦堡大审判第17章

纽伦堡大审判第17章

诺曼·伯基特认为,这次公务肯定会给他们带来某种荣誉,甚至贵族๣地位。但是是

被拥有巨大优势的敌人征服”。公正同这场审判毫无关系。

捷,并有纳粹心态中所不多见的直觉能力。奥斯维辛指挥它各道夫·霍斯出庭作证后,

4月18๖日上午,汉斯,弗兰克入庭宣誓。他的律师阿尔弗雷德·塞德尔个子小,喜

屋。那时,比尔·杰克逊正在搜寻文献证据。一位身材高大的日耳曼中年妇女应门,神

集中营名称的由来,可不是起源于纳粹分子,而是来自外国报章,纳粹党人只不过接受

不是党内负责意识形态训练和教育的人吗?法国被征服了三个月后,希特勒给予罗森堡

而是各人的认罪和悔过。斯佩尔正在极力拉拢更多的被告和他一起走这条道路,他对青

最吃惊的是他们的自哀自怜。他们说,他们只是遵命执行任务,而以自杀一走了之的希

1942年3月,弗里兹·绍克尔来到柏林总理府会见斯ั佩尔和希特勒。希特勒踱着步

法庭休庭以后,军队画刊摄影师雷·达达里奥把四乘五英寸快照相机放在法庭地

吗?入侵前戈林和元私下里谈了三个小时戈林解释道,到了那个ฐ国家就没有结束的日

长的拖垮证人的方式向赫斯提出一连串问题๤。

学法语系的前任系主任,他最近给艾森豪威尔将军做四译。多斯特尔特让霍斯基和杰克

元帅๩交给他的命令。他的指导思想很简单,就是在投降之前尽可能地拖延时间。争取数

可能ม是白天了。自从两个星期之前的1้0月1日宣布判决以来,茫然无措像一团云雾萦绕

万犹太人和数以百万计的其他人民丧ç生之后,无຀非是决定下一步该怎么เ办?盟国能ม对规

模如此庞大,如此处心积虑的tusha撒手不管吗?即使在审判结束后,包括温斯顿·丘吉

尔在内的批评者们仍然认为,纳粹领导人本应该立即被枪决。这一解决办法具有某种吸

引力。但是,如果因为审判机制不那么完备就说惩罚战犯是错误的,那么根本不经任何

审判就惩罚战犯就能说是对了吗?那个时代一位保守的美国领导人参议员罗伯特·塔虎

脱,以及英国政治学家哈罗德·拉斯基,于宣布判决几天之后,在俄亥俄州ะ的凯尼扬学

院就纽伦堡审判一事展开辩论。塔虎脱认为,“战胜者对战败者的审判,不管受到法律

形式的多大约束,不可能是不偏不倚的”。他认为,判处死刑是“美国人民将永生懊悔

的错误的审判”。听众中有一个学生问道:“那么你们将怎么样处置这些战犯呢?”塔

虎脱答道:“终生监禁,跟拿破仑一样。”拉斯基反法道:“在追溯既往的案例中,如

果把犯人判成终生监禁是得当的话,那么เ绞死犯人也๣不再是不得当的了。”

人们可以根据最地道的法律理由攻击国际军事法庭的合法性。但是,合法性一经产

生,那么被告将受到怎样的公正审判呢?德国人走遍各地搜罗他们想要的律师,包括纳

粹分子。辩护律师是有报酬的,法庭还授予其特权。无偿地为他们秘书、记和翻

译方面的服务,以及办公室。他们同自己้的当事人在一起的时间实际上不受限制。他们

可以接触检方手中ณ的一切文件。正如弗朗西斯·比德尔的助手赫伯特·韦克斯勒所说的:

“我真希望一个ฐ没钱的普通被告在美国的法庭上在准备自己的辩护时,也๣能指望享有那

些人同样享有的广泛的援助。”

我们可以无休止地辩论个ฐ别判决是否明智。汉斯ั·弗里奇在核心集团内是个连外圈

都未沾上的宣传员,对他的起诉纯粹是对苏联的让步。弗里奇说得对,假如龙培尔还活

着,他弗里奇绝不会受到审判ศ的。但是弗里奇毕竟被宣告无罪了。更麻烦的是对尤利乌ไ

斯·施ๅ特赖歇尔的处决。今天,我们仍在争论影视片中的暴力行为是否会诱观众中的

暴力行为。对此,我们还没有答案。是否真有一条从施ๅ特赖歇尔的《冲锋队员》周刊上

疯狂的反犹太主义引向奥斯维辛的毒气室的道路?施特赖歇尔及其着作是令人憎恶的。

然而,人们可以问,对弗朗西斯ั·比德尔来说,令人憎恶也够得上死罪吗?

阿尔弗雷德·罗森堡的情况与施ๅ特赖歇尔在某种程度上有相似之处。随后,他们分

道扬镖。施特赖歇尔鼓吹野蛮的反犹太主义。罗森堡则编造一套虚假的深奥的反犹太哲

理。但罗森堡是受到残酷压制的东部ຖ占领区的部ຖ长,在那里他曾帮助制ๆ定的那些毁灭性

的种族政策付诸实施了。罗森堡并非拒绝承认这些政策,而是拒绝实施ๅ野蛮的政策。

很清楚,与斯佩尔受到的待遇相比,最不公正的裁é决涉及绍克尔所受到的待遇。鉴

于强制劳工制度所造成的死亡和苦难,没有几个人会认为绍克尔应受到不那么เ严厉的惩

罚。他们认为斯佩尔也应受到同样的惩罚。在奴隶贩子与奴隶主之ใ间,人们分辨不出谁

在道义上占优势。法庭要绍克尔送命而让斯ั佩尔活命,法庭这样做时,不管是有意识的

还是无意识的,都是做出分等级的判决。

当纳粹忽然把雅尔马·沙赫特送到达豪时,沙赫特可能ม还觉得倒霉。然而,这一段

经历却挽救了他。没有这一枚荣誉勋章,又鉴于杰克逊一定要给他定罪,一个地位次要

的经济部长,如瓦尔特·丰克得以活命,而一个ฐ因拥有雄厚金融实力而能使希特勒上台

并把德国重新า武装起来的人却获得自由,这是难以想象的。

很多人在纽伦堡都认为鲁道夫·赫斯有精神病,不直受审。但如果我们看了此人从

1941年被拘留于英国期间,在整个审判期间,以及在施潘道监狱期间所写的数百封信,

就不能ม不得出结论说,这是一个头脑清醒的人的所为ฦ。如果鲁道夫·赫斯有什么地方是

疯了的话,那就是他决定疯狂行事近半个ฐ世纪。至于他罪行的真相,如果共谋罪状仍有

效的话,那么赫斯ั这个纳粹的创始人肯定是有罪的。

但以共谋罪起诉是否有效?这是法官们自己最不能予以接受的指控。它需要大量证

据予以证明;而且还要冒受人讥笑之虞,因为ฦ这些被告显然不是独立的伙伴,而是希特

勒奴仆中的亲信。而且,从实际的观点看,共谋的指控是不必要的。假如纳粹只是参与

密谋战争但从未动战争的话,显然随后不会进行任何审讯了。结果是,没有一个ฐ被告

仅因共谋而受到起诉,也๣没有一个被告仅因共谋而被定罪。是已经犯下了战争罪,而不

是策划战争才给他们定罪的。

怎样评价人们为审判纳粹组织所作出的巨大努力呢?当默里·伯奈斯最先酝酿这个ฐ

想法时,其目的是一个合法的武器来对付数以千计的故意地、甘心情愿地干了希特

勒最肮脏的勾当的普通军人。很难想象,一个ฐ受害的世界ศ干脆避开了像盖世太保这样的

组织,或者避开了管理死亡集中营的搞流水作业的工头们。然而,在伯奈斯的想法被采

纳的时候,还未曾设想过以非纳粹化机制来复审低层次的案件。充其量而言之,结果是,

对这些组织的审讯并非至关重要。

军事裁决把德国人以外的民族的职业军人弄得狼狈不堪,他们不能设想,他们自己

要是处在凯特尔、约德尔、邓尼茨或雷德尔的位置上又如何。凯特尔因其身居统帅部参

谋总长之ใ职是注定要被定罪的。约德尔若曾想方设法逃过主要战犯的名单,他在随后的

审判中就可能不会送掉性命了。在以后的最高统帅部的案件中,有六名与他同一级别或

级别比他更高的军官被判了与他同样的罪,尽管没有一个军官像他跟希特勒那ว样关系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