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小说 > 撒旦的小柠檬圣洁禁忌 > 撒旦的小柠檬 圣洁禁忌第9章

撒旦的小柠檬 圣洁禁忌第9章

“我和他啊,好像从生下来就注定是敌对的。”卢斯弯着背,前面手托头。

嗯,或许不只是有些?

“唔……这是怎么了!”他大叫。

说不定,这对我们是一种威胁……

我从没从这个角度想过。天使有清除世间一切污浊的使命。清除魔鬼,就如同清除污水、瘟疫、害虫一样。可是三岁和十一岁……当然那ว六千万里有多少的三岁和十一岁呢?……婴儿、妇女、孱弱和生病的……他们,都有自己的家人、朋友,会流血也会疼痛,会感觉到悲哀、愤怒和恐惧。在数千万战斗天使面前,他们中的大多数可说是完全没有自卫能力的弱者。但不是——决不是污水瘟疫和苍蝇啊!

“我们当时在那个辖区。”阿加雷斯说,“我十一岁,托力三岁,我们是阿撒兹勒辖区六千万魔族中幸存的三十六人之ใ一。”

“你看,我又在做傻事了。”他说。他垂下眼睛,有点厌恶的看着手中的东西。我不知道什么时候,他目光中开始有了那些神色,忧愁、恐惧、不信任。我发现,他的前额不如从前๩美丽了,他那ว双洁白的翅膀失去了光泽,羽毛,打蔫儿的树叶般卷曲着、好像要掉光了,他的头发不像波浪而变得如同甘草,那曾是润滑柔嫩的皮肤有些粗糙了。

哥哥用灵巧的手指将干草套在一起,虽然只是干枯的黄叶儿,形状却一点不比鲜ຒ花编成的差。哥哥一向很会做花环的,从前闲暇时,他会用花编成不同的样式带在我头上,然后微笑着:“贝贺莫特尔,你多美啊。”

天界ศ的气氛瞬时充满了紧ู张感,近乎四分之一的天使一下子聚集在雷威俄单的周围。blzyzz

处于漩涡中心的我们,自然是跑不了的。

我呆在雷威俄单身边,作为他叛乱的副将。只希望能趁着那造反的狂潮,悄无຀声息的将哥哥安顿ู在人间,隐藏起他的圣力让天使们找不到เ他。

可是我一直没有这样的机会。

社会性的狂热总是盲目、强烈而短暂的。雷威แ俄单乐极生悲。

很久ื之后有人评论他“具有撒旦的激情与魄力,却缺乏็那种智慧和敏锐。”

雷威俄单阵亡了。

他阵亡了……

把四分之ใ一的造反天使和那些泡沫似的幻影理想和宣言全部抛给了我。

为ฦ了救哥哥而被迫受雷威แ俄单的摆布๧也是无所谓的。可是我却莫名其妙的成为ฦ叛乱军团的总首领,被他们疯狂的呐喊簇拥着!

比起悲痛,这绝对更像一场笑话。

送哥哥去人界的希望越来越渺茫,但内战却愈演愈烈。

……我究竟在做什么啊!看着软索绞碎成堆同胞的身体,践踏着他们的血肉和骨骼前行!

战争的初期,形势对我方แ出奇有利ำ。

直到天界紧急招回魔境边缘战斗的总领ๆ天使长迷迦勒和加百列。

最后一次对决,天界方面的人数是我方两倍,并且,更重要的……天界ศ派出了七大天使中的六位。

没有胜算……

被捕后我被切去了那只被赐予的金色翅膀,吊起拷打了两个星期,他们并不真是逼供之ใ类,只觉得单单死刑的惩罚对我这叛乱头领是不够的。

但我很高兴自己快死了,他们早该如此。

“还有什么说的么เ?”最后乌列天使长问我。

“让我跟他一起死。”我没能帮助哥哥,只好与其一起接受惩罚。

乌列ต答应我的请求,关押意外怀孕的中性天使的地方,是封闭严密的雾障界。

由于受过火刑和荆棘之刑,我的身体显得有些可怕。

亚利尔哥哥抱住我大哭,认为是他害我成这样的。

其实他也没有错,没有罪。罪过在我,该死的也๣是我。

值得一说的是,天界将这次叛乱记载为“因雷威俄单与贝贺莫特的骄傲而导致”,绝口不提怀孕和禁忌有关的事。

14๒、

我们为什么เ会逃出来,正如同之前๩所说的那样……母性的力量。

次日一战斗天使士兵通知行刑时,哥哥腹中一阵剧痛。

“啊……”哥哥突然跳起朝士兵扑去。他的力量本被封住,此刻却不知何故加倍的爆发出来,“我绝不会……绝不会……你们别想碰它!”

处死怀孕的天使。

也就是说,连他们腹中的卵一起处死。

那时我脑中突然出现梅丹佐这个名字。以及这个天使长拿着长枪,挑开托力母亲肚子的情景……

我爬起来,看见哥哥第二次朝战斗ç天使猛击。

士兵大叫,外面其他人赶到时他已๐死在哥哥第三次撞击下,连元灵也崩溃了。

他们将那ว尸首托走。因为ฦ叛乱刚被镇压,还有很多人要杀,他们没时间顾ุ忌我们。只说审判天使长加百列几小时既来执行我们的死刑。

哥哥叫着,满头是汗水。

我想帮助他分娩,却力不从心。由á于浑身的疼痛和灼热感,我爬了很久才到เ他的身边。

“总之生下来……也是死。”同我们关在一起的另一个天使满脸茫然的说,我回望了他一眼,那个孩子面色苍白,腹部突起得还不是很厉害。

没错,最终也是死,可该完成的还得完成啊。

哥哥的磨难直到两小时后才得以缓解。

我把那雪白色的蛋抱到他面前,他用两片翅膀将它裹住,温柔的笑着。bຘlzyzz

“那是……”一个天使扑通跪下,手摸着哥哥翅膀刚刚遮盖的位置,“这是——雾障界的空洞啊。”

“想必是被亚利尔杀掉的士兵元灵崩溃时击出的空洞。”

“唔,”哥哥疲倦的回过头,“这是我最后的力量——”

一道白光从他后翼射出,空洞完全被打开后哥哥昏了过去。

“他……他……”绝望面前即便有逃跑的机会天使们仍然不知所措。

“走。”我说,试图抱起哥哥。

另两个ฐ天使扶起我们——因为亚利尔已๐经失去知觉,这十分吃力。我们花了很长时间才走出雾障界。

刚离开不久,审判天使长走向那里了。

我设了一道隔离结界,但若加百列细心留意,是会发现的。不过他只朝这一边看了眼而已。

加百列抽出剑,他没有进入雾障界的直接销毁它。

“行刑完毕。”之后他简洁的道。

我们屏息等着,他们离开了。

叛乱ກ初平,天界的气氛仍然十分紧张。但对于已经“处死”的天使,是没必要多留意了。

我们在原地呆了很久ื,终于鼓起勇气慢慢移动。非常幸运的,天界ศ与人间时空门距我们不很遥远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