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小说 > 父皇 > 第9部分阅读

第9部分阅读

北罗紫鸢山庄,象征主人身份的凤轩里,懒洋洋躺在床上的我,无奈地睁开眼,瞪着趴在我胸前的两颗小头颅ๅ。松垮的衣领ๆ已被扯开,胸ถ前的两点在温热湿润的小嘴๨舔吻中时隐时现,已然呈挺立的姿态。

北罗紫鸢山庄,象征主人身份的凤轩里,懒โ洋洋躺在床上的我,无຀奈地睁开眼,瞪着趴在我胸前的两颗๣小头颅。松垮的衣领已被扯开,胸前๩的两ä点在温热湿润๰的小嘴舔吻中时隐时现,已然呈挺立的姿态。

“亲亲……”努力仰首,追着我离开的唇。

“亲亲……”努力仰首,追着我离开的唇。

“哥哥!”

“哥哥!”

我饶有意味看着自己的右手。这手,修长、干净、指尖圆润๰,在阳光下白皙得近乎透明,无疑,这是一只尊贵的手。遗憾的是,除了没有因长年握枪生成的茧,这只手与我“前๩世”的手完全一模一样。

我饶有意味看着自己的右手。这手,修长、干净、指尖圆润,在阳光下白皙得近乎透明,无疑,这是一只尊贵的手。遗憾的是,除了没有因长年握枪生成的茧,这只手与我“前世”的手完全一模一样。

千雅只觉腹中热气的流动瞬间加快,一股渴望涌入四肢百骸。他久经□,自然知道是什么回事,顿时脸色一白。

“‘臣服’的滋味如何?当初小太子因为这个药,可是恬不知耻地爬上了你父皇的床……”白衣人缓缓拉开千雅的衣服,白皙冰冷的手抚上他裸๤裎的肌肤。

千雅一颤。

白衣人眼里闪过厌恶与得意:“真是□的身体……我真不明白,为什么他会看上你们?尤其是你,弱小、不堪一击,简直就是他的累赘、绊脚๐石,为什么他会允许你伴在左右?你根本没有资格与他并肩……”

“……”千雅对抗着越来越凶猛的灼热,咬牙不语。

“说呀!为什么?”白衣人突然怒了,握住千雅的肩膀,“咔喇”一声卸下。

“我的资格……”千雅痛得眼前๩一黑,强压着喘息,冷冷道,“只由á父皇评判!”

白衣人眼神一冷:“是吗?那划ฐ花你的脸຀,折断你的四肢,玷污你的身体,你还有资格任他评判ศ吗?”

千雅抿着唇,眉宇间闪过一抹坚韧。落在这人手上,他无຀话可说。但他相信父皇!只要他活着,他就可以实现自己的愿望……

白衣人一阵恍惚:“你不怕……是呀,他连千殷那ว肮脏的身体都不嫌弃……他不在乎这些……”

他扯着自己的头发:“为什么?为什么他为你们做这么เ多?我算什么?我到底算什么?”

千雅喘着,冷眼看着他。身体的痛楚令他保持着几分清醒。他寻思着再次激怒他——他宁愿痛也绝不允许自己受控于药物,失去理智……

“你们使的是什么法子?”白衣人喃喃道,眼里现出一抹异彩,“床上技巧吗?对了,他喜欢你们的伺候……若让你们的身体忠于其他男人,他的表情一定很有趣……”

素来温和的千雅眼里燃起清晰的怒意,为他的一再侮辱:“你喜欢父皇……就只会用这些下流无耻的手段?”

“谁喜欢他?!”白衣人的脸຀猛然扭曲,“我一生最恨的人就是他!若没有他,没有他……”他没有说下去,眼里却现出刻๑骨的恨意。

千雅微微一怔。

“我不能杀了他……但我怎么甘心?”白衣人恶狠狠瞪着千雅,“不让他痛不欲生,我怎么甘心!”

“撕”地一声,千雅的衣物变成了碎片!

千雅咬牙,用尽力气挣扎,无຀奈手脚๐绵软,躲不开白衣人粗暴羞辱的抚摸。恶心的感觉一阵阵涌上心头……

白衣人翻过千雅的身体,让他跪趴着,然后一手拉起他的长发,提起他的腰……

千雅的口腔充满血腥味,他必须ี活着,但他控制不住眼泪滑下脸颊……

作者有话要说:先这些~~~

回帖哦~~

________ຕ_______ຕ___ຕ__________ຕ____ຕ____ຕ______ຕ______ຕ________ຕ_ຕ

唉唉!!白衣人是个ฐ关键人物哦~~~~~

第四十一章

千雅的口腔充满血腥味,他必须活着,但他控制ๆ不住眼泪滑下脸颊……

“该死的!”白衣人突然咒骂一声推开他,翻身下床!

千雅茫然睁着眼,听到เ门外渐近的兵器撞击的声音,竟一时反应不过来!

“小看你们了!”白衣人一掌拍在白色的石桌上,留下深深的掌印!

狠狠瞪了千雅一眼,他转身掠出去:“哼!看你们怎样解‘臣服’!”

门外,千檀千殷带人赶到!虎牙与白衣人交手,被打得吐血!他自知不敌,白衣人的目标是千雅,若一并被擒,可是求救无法。两ä双衡量取其轻,虎牙果断地选择退而求救!他拳脚功夫不算顶尖,隐匿逃走的功夫却在皇帝ຓ的□下已臻化境!临走时又在白衣人身上放了无色无味的追踪药物,总算救援及时。

白衣人比千雅更早听到马蚤动,他聪明绝顶ะ,若不是心中郁๗结,绝不会让虎牙有机可乘。但他们这么快找到เ这里,也๣显示几分本事。勉强没有辱没那个人的亲自□……

白衣人边走边想。他一走,门外抵挡的人收到信号,纷纷投下烟雾弹飞身撤离。不及撤离被擒住的,几乎马上口吐黑血倒地。

千檀千殷没有心思主意对手的惨状,甚至没有多余的心思追击白衣人,他们自知道千雅失踪,一颗心便提上了喉!此刻,一马当先冲入房间,确认千雅的安全。

千雅的模样狼狈至极!一脸茫然地睁着眼,唇角带血,脱臼的手无力垂着,□的身躯布满青紫的颜๨色……

简直就像、就像……

千檀千殷惊呆当场,心里冒出汩汩的怒意与寒意……竟不敢朝千雅踏前一步……

后一步进入室内的虎牙见状也๣是一惊,但他训练有素า,当机立断喝止更多的人冲进来,同时脱๳下外衣盖在千雅身上,然后拦腰抱起他!

“太子殿下,三皇子殿下,属下越轨了!但此地不宜久留……”

千檀千殷毕竟非常人,在虎牙喝止其他人冲进来时便回过神,听到虎牙的话,他们开始指挥各自的下属离开……

虽然受药力折腾,但痛楚与身体的抗毒性令千雅一直保持三分清醒。一行人静悄悄回宫,千雅不顾众人反对,坚决只让千檀千殷虎牙留แ下。

“大皇兄,你的伤需要太医。”千檀镇静道,只有拢在袖子里紧握的拳头泄露他的情绪。

千雅摇摇头,对正为ฦ他包扎手臂的虎牙道:“我中了‘臣服’,要快……”

千檀脸一白,这个药名勾起他十分难堪的记忆。而且,这个ฐ药如果没有解药……

虎牙却是一点头,先喂给他一颗拖住药性的药,而后转身离开。

“放心……父皇曾经研究过各国的秘药……并着人炼出解药,以防万一……我们的影子都有一份解药……”千雅疲累็地闭了闭眼,“我没事……这不是你们的错……”

“你少说几句话会死吗?”千殷冷冷道,拿过绷带,继续包扎。他自出生后总经历这样那样的伤,之ใ前是虐待造成的,之后是从军时各类训练征战造成的,对处理伤口十分熟练。

千雅浅浅一笑,眼里闪过淡淡的锐芒。相比于千檀千殷心里的懊恼自责,他的心情竟恢复得最快!

“知道掳我的人是谁吗?”

千檀千雅一震,全部注意力集中到เ他身上。他们自问势力相当,线眼无数,对宫里控制严å密,连今晚之ใ事,他们都有派人暗中护着,却不想半路杀出这样一个人,凭空出现、凭空消失,在宫里如履平地地掳人便走!简直就是当场甩了两人一个响亮的巴掌!这如何不使他们惊疑?

虽然仓促,但他们都与白衣人打过照面,可以肯定没有见过这么一个人!

“你知道?”

“我不知道,但他给我一种熟悉的感觉,我一定曾经见过这个人。”千雅肯定道。

身为父皇手上情报网的主ว事之一,由父皇亲自教导整整五年,没有人会怀疑ທ他处理情报的能力。

“易容。”千檀沉声道。这就大大增加了探查的难度。

“是的。不过易容的是我以前๩见过的那个人,这个人,用的是真面目。”千雅声线一沉,没有任何避讳,将与白衣人的对话、白衣人的反应,详细地描述出来。

千檀千殷听得脸色乍ๅ白乍ๅ青,尤其千檀,听到那句“当初小太子因为这个药,可是恬不知耻地爬上了你父皇的床……”,一口气几乎提不上来。

“他是父皇身边的人,一直监视我们的行动……”千雅接着道,“他因为某些原因,恨着父皇,同时又喜欢着父皇。”

“那个祸水!”千殷狠狠道。那个ฐ招蜂引蝶殃及池鱼的混蛋!

“他想毁了我们来报复父皇,但是……”千檀沉吟,“他似乎碍于某种承诺,不能伤害父皇……”

“也๣不能ม伤害我们。”千雅补充,见千檀千殷一同看向他,迟疑道,“当时他说得凶狠,我却感觉不到真正的杀意……而且,他最后明明可以……但他停下来……”即使停下来了,还是留แ下极难堪的记忆……千雅抿唇,稍稍回复的脸຀色白了几分。

“他折断你的手。”千殷哼了一声,“果然‘愚不可及的良善’!”

千雅没有动怒,想到某些关节,他的眉深锁起来:“这样一个人,他绝对可以继续潜伏在我们身边,不被察觉,为什么เ他突然现身,把自己放到明处?”

“第一,可能父皇快要对他出手了,引起他的警觉,他不得已现身刺探,逼我们打草惊蛇。”五年前父皇暗中要求他们另组情报网,就曾经暗示ิ过小凌子统领的鹰部存在隐患。这些隐患连小凌子也无຀法除去。但因为ฦ时机不对,不宜有所动作,父皇表面上依然倚重鹰部,实际上却暗中渗透分化。对鹰部首领小凌子,则在提防的同时加以信任。

“父皇目前没有对付鹰部的意思。”千雅道,想起父皇对小凌子,完全是一副光明坦荡、毫无隐瞒的信任倚重的样子。若不是他受过父皇的提点,他绝不相信父皇对小凌子已经起了戒心。

“那么另一个原因就是……”千檀看看千殷、千雅,脸色凝重。

“他不再需要苦心掩饰。”千殷皱眉。

“我必须尽快回到父皇身边。”千雅清冷的脸຀闪过坚决。

“‘臣服‘药性霸道,解了之ใ后必须静养。你经不起长途跋涉。”千檀阻止道。

“我去。以我的速度,一定可以赶上!”千殷握拳。

“别忘了父皇交代的事。这段时间你必须留在朝堂主持!”千檀提醒他,心里作出决定,“我去。”这件事绝不能假手于人。